古诗文网

不限

仙城寒食歌·绍武陵

清代成鹫

亢龙宾天群龙战,潜龙跃出飞龙现。
白衣苍狗等浮云,处处从龙作宫殿。
东南半壁燕处堂,正统未亡垂一线。
百日朝廷沸似汤,十郡山河去如电。
高帝子孙隆准公,身殉社稷无牵恋。
粤秀峰头望帝魂,直与煤山相后先。
当时藁葬汉台东,三尺荒陵枕郊甸。
四坟角立不知名,云是诸王殉国彦。
左瞻右顾冢垒垒,万古一丘无贵贱。
年年风雨暗清明,陌上行人泪如溅。
寻思往事问重泉,笑折山花当九献。
怅望钟山春草深,谁人更与除坛墠!

菩萨蛮·阑风伏雨催寒食

清代纳兰性德

阑风伏雨催寒食,樱桃一夜花狼藉。刚与病相宜,锁窗薰绣衣。
画眉烦女伴,央及流莺唤。半晌试开奁,娇多直自嫌。

西夏寒食遣兴

明代朱孟德

春空云淡禁烟中,冷落那堪客里逢。
饭煮青精颜固好,杯传蓝尾习能同。
锦销文杏枝头雨,雪卷棠梨树底风。
往事慢思魂欲断,不堪回首贺兰东。

唐多令·寒食

明代陈子龙

时闻先朝陵寝,有不忍言者。

碧草带芳林,寒塘涨水深。五更风雨断遥岑。雨下飞花花上泪,吹不去,两难禁。
双缕绣盘金,平沙油壁侵。宫人斜外柳阴阴。回首西陵松柏路,肠断也,结同心。

【双调】钱丝泫

元代乔吉

避豪杰,隐岩穴,煮茶香扫梅梢雪。中酒酣迷纸帐蝶,枕书睡足松窗月,一灯蜗舍。

杂剧·吕洞宾桃柳升仙梦

元代贾仲明

第一折

(冲末扮南极星引群仙、青衣童子上,云)太极之初不记年,瑶池紫府会群仙。阴阳造化乾坤大,静中别有一壶天。吾乃南极老人长眉仙是也。居南极之位,东华之上,西灵之境,北真之府。共寿算于无穷,掌管一切群仙道德真人。今朝玉帝,因见两道青气,下照汴京梁园馆聚香亭畔。有桃柳二株,已经年久,有道骨仙风,恐其迷却仙道,可以差神仙点化。青衣童子,与我唤将洞宾来者。(青衣云)理会的。洞宾师父安在?(扮吕洞宾上,云)发短髯长本自然,半为罗汉半为仙。胸中自有吾夫子,到底三家总一天。贫道姓吕,名岩,字洞宾,道号纯阳子,乃唐朝进士出身。上国观光,到于中条述山王化店,遇着钟离师父,传金丹大道,遂得长生不死之方。想俺神仙,吞霞服日投至到此,也非同容易。今日上仙呼唤,须索走一遭去。早来到也。青衣童子报复去。道吕岩来了也。(做报科)(南极云)着他过来。(见科)(吕云)上仙稽首,呼唤贫道有何事?南极云)洞宾。唤你来别无甚事。今下方汴京梁园馆聚香亭畔,有桃柳二株,已经年久,有道骨仙风,恐迷却仙道。你不避驱驰,可往下方,走一遭去。(吕云)上仙法旨,不敢有违。则今日辞别了上仙,下方走一遭去。因桃柳年深成器,差纯阳降临凡世。先将他点化为人,后指引来入仙队。断绝了利锁名缰,逼绰了酒色财气。有一日得道成仙,直引到瑶池之会。(下)(南极云)吕洞宾下方点化,度脱那桃柳二株。必然先教他为人,后方能教他成仙。若见了酒色财气,那其间返本真方入仙籍。俺仙家道德为先,桃柳有宿世之缘。有一日功成行满,都引入大罗青天。(同下)(酒保上,云)酒店门前三尺布,人来人往寻主顾。黄酒做了一百缸,九十九缸似头醋。小可是梁园馆一个卖酒的。我这里有一亭,名曰"聚香亭",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景。左有多年翠柳,右有四季娇桃。南来北往客人,都来此处,饮酒赏玩。今日开了这门面,烧的汤热,看有甚么人来。(洞宾上,云)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贫道吕岩是也,奉上仙法旨,来到下方,直至梁园馆聚香亭,饮几杯酒者。(见酒保科,云)酒保有酒么?(酒保云)师父请进来,有酒,有酒。不问你要甚么酒?(吕云)与我打二百常钱酒来。(酒保云)这仙长独自一个,要二百钱的酒。师父你敢吃不了?(吕云)量这些打甚么紧!你听:斋食一斛米,酒饮数百锺。尚然不醉饱,何况此杯中?(酒保云)有,有,这个好酒好菜蔬,师父你慢慢的饮。(吕饮科云)好饮杯中物,离却蓬莱路。三醉岳阳楼,点石为金王。朝向酒家
眠,夜宿牡丹处。桃柳岂难哉?我觑儿曹数。兀那酒保,再将酒来。兀的不天色晚了也。(做睡科)(酒保云)这先生怎么睡了?(做叫科,云)仙长,不中!亭中有妖精鬼魅,醒来去了罢,恐害了性命,我身上也不便,唤不醒他。天色晚了,收拾了家火,我还家去,等天明了,我来看他。这个先生没道理,吃的醉了唤不起。晚夕妖精伤害人,神乐观里少住持。(下)(正末上,云)我乃梁园馆前一株翠柳,已经年久,四时不衰,八节长青,枝荣叶茂,遂得成形。我与娇桃约在湖山侧相会去。我虽心灵性慧,争奈是土木之躯,何日是了也呵?(唱)

【北仙吕】【点绛唇】则为我根脚培埋,长青可爱,枝梢大。虽然是土木形骸,茂盛多精彩。

【混江龙】绿阴翠盖,依稀袅娜映楼台。一任教霜凌雪压,日炙风筛。近水柔条多雅趣,临风对月助吟怀。我可便更软善,无毒害。虽不成神仙之道,也是个梁栋之材。

(云)我在这湖山下,等侯娇桃,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旦上,云)妾身乃梁园馆前一株娇桃。我这花四季开放,已经年久,遂得成形。我与翠柳为其伴侣。今夜风清月朗,约翠柳在湖山畔相会。想我这桃花,(唱)

【南东瓯令】多娇态,甚奇哉,嫩蕊娇香霞映色,风流可喜堪人爱。家住在天台侧,刘郎去后瘦如柴,懒插短金钗。

(做见科)(末云)兀的不是娇桃姐姐?(旦云)翠柳哥哥万福。(末云)姐姐恕罪。你看今夕银河耿耿,明月横空,好月色也呵!(旦云)是好月色也呵。(末唱)

【北那吒令】灿银河世界,正当天月色。绣云破叆叇,转花阴弄色。遇良宵好景,会多娇辩色。(旦云)我与翠柳,岂偶然也!(末唱)也是俺宿世缘,合该载,只落得个夜去明来。

(旦云)量妾身有何德能,着哥哥如此错爱,深有垂顾也。(末云)不敢。(旦唱)

【南桂枝香】多承错爱,深蒙款待。则咱这爱恋如山,则咱这恩情似海。(末云)因姐姐容貌非常。(旦唱)我丰姿艳色,我丰姿艳色,你形端无赛。正是桃红柳绿,则愿的四时不改。今夜同相会,只怕青春不再来。

(末云)娇桃姐姐,遇此良宵,争忍孤负?(唱)

【北鹊踏枝】趁良宵静幽哉,愿和谐,柳丝长结就同心,桃腮嫩引惹情怀。谢芳卿又不曾见责,怎能够跨苍鸾同赴瑶台?

(旦唱)

【南玉包肚】今宵爽快,趁一天风清月白。(末云)我和姐姐饮几杯酒。(旦唱)饮金杯暂且宁耐,乘时遣兴开怀。子这春从天上九重来,好向亭心酒漫筛。(末云)既如此,咱向亭子上饮酒去。(做见吕科)(末云)娇桃不中,咱回去来!(吕醒科,云)小鬼头那里去!(末唱)

【北寄生草】见师父威严大,神气蔼,唬的我兢兢战战磕头拜。(吕云)你是山妖术怪地鬼么?(末唱)不是山妖地鬼人间怪。(吕云)你可是甚么妖精?(末唱)俺则是多年枯木英灵在。(吕云)贫道答救度脱你如何?(末唱)若是吾师答救俺苍生,早得超凡入圣登仙界。

(吕云)兀那桃柳,你跟我出家去,我教你先为人身,后教你成仙,意下如何?(旦唱)

【南乐安神】但却离的紫陌,可怜桃柳泼形骸。只因俺四季不凋衰,不逐流水东风外。超凡,天地也盖载,还了冤家债。

(吕云)翠柳,你往长安柳氏门中,托化为男身;娇桃,你去长安陶氏门中,托化为女身。二人成其配偶。先教你为人,后教你成仙。三十年之后,再来点化。桃柳今番已山丛,满天风雨尽包笼。柳也,你再休舞低杨柳楼心月;桃也,你再不歌尽桃花扇底风。疾!便下方去。(末云)谢了师父。(旦云)翠柳,咱去来。(末唱)

【北赚煞】今日个得遇大罗仙,道德如天大,桃也再不去向阳弄色,我可便送尽行人才放解,也是我命运合该。谢师父说明白,今日个苦尽甘来,直至长安名姓改。你休要没颜落色,休等那霜欺雪盖,愿师父早些儿引度俺到蓬莱!(下)

(吕云)谁想今日,度脱了桃柳二株,先教他成人,后教他成仙。奉上仙道德言开,虽桃柳土木形骸。度脱他成仙了道,拜真人同赴蓬莱。(下)


第二折

(陈员外、李大户同街坊上,云)为商作贾数年间,江湖来往泛舟舡。家门赢得财源盛,烧香愿得子孙贤。小生长安人氏。姓陈名仲泽。此位是李大户。这三位是俺街坊,有一人姓柳名春,宇景阳,其妻陶氏,是这长安城中点一点二的财主,家私有万倍之利的人家。时遇秋天九月,重阳节令,请俺众街坊,去郊外秀野园,安排酒果,登高赏玩。(李云)员外,既然柳景阳相请,咱再安排茶饭果盒酒肴,回敬与他。(陈云)说的是。咱不避驱驰,郊外登高,走一遭去。柳景阳请俺登高,众街坊不避尘劳。太平年乘时宴赏,拚归来鼓腹襕襕。(同下)(正末同旦引兴儿上,云)小生姓柳,名春,字景阳,长安人氏,浑家陶氏。自祖父已来,颇积家财万贯有余,人皆以员外呼之。大嫂,我想为人在世,不如受用了是便宜。时遇重阳节令,分付兴儿,在这秀野园登高赏玩,请下众位街坊,俺先到此间。兴儿,安排酒果完备了么?(兴儿云)都完备了也。(末云)大嫂,重阳节令,好秋景也呵!(旦云)真个好秋景也!(末唱)

【北中吕】【粉蝶儿】昨日个秋雨淋漓,舞丹枫萧萧叶坠,听砧声别院凄凄。荡金风,冷玉器,池荷减翠。节令相催,今日个赏重阳登高乐意。

【醉春风】你看那北苑柳添黄,东篱菊放蕊。橙黄橘绿蟹初肥,端的美,美。我如今家道兴隆,门安户泰,夫荣妻贵。

(旦云)员外,你看那秋色秋光,美景良辰,正好赏玩也呵!(唱)

【南好事近】佳节景相宜,玩赏登高游戏。园林处处,翻蜀锦落叶纷飞。升平盛世,设华筵庆赏重阳会。好光阴莫得轻抛,想人生百年有几?(末云)真个好景也!兴儿,看众街坊敢待来也。(兴儿云)理会的。(陈员外、李大户上,云)众街坊,咱来到秀野园前也。兴儿报复去,道俺众街坊都来了也。(做报科)(末云)道有请!(做见科)(陈云)柳员外,量俺有何德能,请俺街坊登高?深感厚意。(末云)众高亲,想人生白驹过隙,遇此节令,休要孤负。只是有劳众位,驱驰到此。(陈云)不敢。(末唱)

【北上小楼】众街坊齐来到已,赏重阳秋光佳致。我安排果桌杯盘,品物希奇,水陆俱备。今日笑吟吟,畅开怀,都教沉醉,乐人间洞天福地。(陈云)多蒙款待。(做饮酒科)(旦唱)

【南千秋岁】捧金杯摘取黄花香,散朵朵节令相宜。笑语声喧,笑语声喧,见这仕女佳人相携。登高处,郊原内,我则见管弦声里,胜似春光明媚。端的是三秋美景,还家再整筵席。

(末云)咱慢慢的饮酒者。(净扮刘社长上,云)我做社长实无比,年纪高大更有德。一生不肯出人情,则去人家抹油嘴。老汉是长安城中一个社长,姓刘,名得中。俺这街上有个财主,是柳景阳。今日是重阳节,他把街坊都请去秀野园登高去了,偏不请我。如今撞将去,吃些酒肉,中是便宜。早来到了。(做见科,云)你们躲的我好。(末云)我忘请了。老的你休怪。(净云)怪你怎的!将酒来我吃。(末云)将酒来!你吃!你吃!(净饮科,云)我便吃了,俺老婆在家清坐。(陈云)你好不达时务,你吃了便罢,怎么说这等的话?(净云)我不管你。(做抢桌面科)(众推出科)(净云)这厮每狐朋狗党,把我叉出来,推在沟里。我抢了这一包东西,都污了,我看者。(做笑科,云)不由老刘笑微微,众人吃酒赏东篱。被我恰才撞将来,将着酒肉抢如飞。螃蟹约有三十个,又有一只大个鸡。馒头上面都是粪,羊肉高处沾上泥。今日我也吃饱了,拿到家里与我老婆吃。(下)(陈云)被这厮打搅了一日。柳员外,天色将晚也,俺众人告回。(末云)众街坊先行,俺也便来。(陈云)多扰了,掩回去也。(同下)(末云)众街坊去了也。看有甚么人来。(吕上,云)拨转顶门关捩子,伊谁不是大罗仙?贫道吕纯阳,离却仙苑,直至下方,度脱柳春、陶氏。他二人可是谁?可是那三十年前,梁园馆里,一个是翠柳,一个是娇桃,我教他先为人后成仙。想登仙道,非同容易。他二人今在秀野园登高饮酒,就此度脱成仙。柳春、陶氏,你好有缘也!可早来到也,我自过去。(做见科,云)稽首。(末云)恕罪。一个出家的先生,好道貌也!敢问先生那里来?(吕云)我从天上来。(兴儿云)天上来?掉下来跌破头。(吕云)兀那柳员外,我特来化一斋。(末云)好个仙长也!(唱)

【北上小楼】见仙长容貌伟,神清秀有气质。(云云)特来度脱你修行,要你弃了家缘,除免灾危。(末唱)你可便度我修行,弃了家缘,免了灾危?(旦云)这先生甚么言语?(末唱)大嫂,由他说。俺如今更富贵,年未已,是豪杰之辈,我怎肯弃家缘入山隐退?(吕云)你若跟我出家去,着你寻真采药,访道参玄,遨游阆苑,直到蓬莱,不强如居于尘世?你兀的不死也。(旦唱)

【南越恁好】这先生大叫高呼,你劝修行省气力。访蓬莱阆苑,寻真采药,容易躲人间是非,成仙了道寿命期。(吕云)你休要呆痴。(旦唱)他道俺两口儿休要痴,俺三十岁夫共妻,双双美。休要管他,俺今日且向花前沉醉。

(末云)大嫂,由他闹去。我困倦了,暂且歇息。(旦云)我也困了,歇息一会。(末、旦睡科)(兴儿云)您都睡了,我闲耍去也。(下)(吕云)他两口儿都睡着了也。疾!我着他大睡一觉,见个境界。为桃柳原有仙风,吕纯阳降赴樊笼。有一日功成行满,亲引到紫府天宫。(下)(使命上,云)雷霆驱号令,星斗焕文章。小官天朝使命。我非凡人。乃上八洞神仙张四郎是也。奉纯阳师父法旨,教我梦境中引度柳春与陶氏,走一遭去。早来到也。柳春接圣旨!(末云)大嫂装香来,(使命云)圣人的命,着小官赍诰命敕札,着你为江西再昌府通判。不可误期,便索长行。(末云)感谢圣恩。(使命云)小官回圣人的话去也。(末云)吃了筵席去。(使命云)不必筵席,我回圣人的话去也。我出的这门来,他那里知道俺神仙的道理也呵?就梦中引度桃柳,做神仙天长地久。吕纯阳用尽心机,向瑶池参星礼斗。(下)(末云)谁想有今日。大嫂!快收拾行李,便索长行也。(旦云)收拾停当了。(末唱)

【北快活三】今日个受诰敕,做通判到江西,不怠慢莫延迟,咱索离城内。(旦唱)

【南红绣鞋】将行李即便收拾,践程途远路奔驰。整纲常免差役,调四季用盐梅。仗才智抚黔黎,仗才智抚黔黎。

(末)大嫂,咱上任去来。(唱)

【北尾声】荷方今圣主恩,俺夫妻受诰敕。则愿得一朝任满还乡内,燕乐亲朋齐贺喜。(同下)


第三折

(钟离扮邦老领娄罗上,云)天道幽微日月明,名山洞府气长清。三千功行朝元去,金丹结就道方成。贫道上八洞神仙汉钟离是也。今有吕纯阳,奉上仙法旨,点化桃柳,先教他为人,后教他成仙。今已度脱,恐迷却正道,贫道就梦中于半山等候。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末同正旦跚马上,云)小官柳景阳,奉圣人的命,往江西南昌府为通判。夫人,咱离家数日,一种上好辛苦也。(旦云)真个是驱驰人也呵!(末唱)

【北越调】【斗鹌鹑】经了些水远山遥,畅好是天宽地狭。野店生莓,山城噪鸦。崎岖长途,奔驰瘦马。昏邓邓尘似筛,扑唐唐泥又滑。绿水堤边,青山那答。

【北紫花儿序】夕阳古道,客旅人稀,老树槎枒。一林红叶,三径黄花。看了那,高低禾黍,纷纷桑共麻。俺则为功名牵挂,今日个背井离乡,几时得任满还家。

(旦云)相公,偌近远,我也受不得这等辛苦。(末云)夫人,你如何说这等言语?咱为功名到此也。(旦唱)

【南诉衷肠】你道是功名牵挂,早过了夕阳下。一带云山似图画,眼巴巴几时得到京华?过山遥路远怎去?他教我心惊胆颤怕。如今容颜瘦,倒不如受辛勤还家罢,我如今力困筋乏。

(末云)夫人,你休要那般说。(唱)

【北耍三台】我对你丁宁话,你不必心惊怕。你须受了那官诰敕札,(旦云)我则要还家去。(末唱)你不去敢有刑法,请夫人鉴察。我为官理民莫漫夸,你做夫人富贵受用者。你穿上霞帔金冠,你见人呵,那其间敢装幺做大。

(云)夫人,来到这山崦中,兀的胡哨响,有强人来了,可怎了也?(邦云)留下买路钱!(旦云)可怎了也?(唱)

【南山马客】胡哨飕的几声那答,见强人一簇,炒闹山下,我心惊腿酸麻。(末云)夫人,你休要怕,按下心胆。(旦唱)唬得我如痴似诤,眼花,(邦云)那里去?(旦唱)几乎唬杀。料他不肯放咱,相公,你依我者,俺则索停骖,下马告他。

(做跪科)(邦云)便好道:擒来的败将,捉住的冤夫,刀剑难存,你有何理说?(末云)太何,听说一遍者。(邦云)你说!(末唱)

【北调笑令】太保你鉴察,问根芽,(邦云)你那里人氏?(末唱)俺是那长安富贵家。(邦云)你因何到我这山中?(末唱)我受皇恩理民明教化,为通判俸禄迁加。(邦云)这妇人是谁?(末唱)与妻儿远行劳困杀,太保也,可怜见俺背井离家。

(邦三)留下金珠财宝,放你过去。若不与我呵,就杀坏了你。(旦唱)

【南忆多娇】太保你谋害咱,则待杀。金银宝贝尽纳下,且将性命都担饶罢。(邦云)有就放你回去。(旦唱)俺便行程,你是我重生父母报答。

(邦云)我便不放却是如何?(末唱)

【北耍厮儿】你不要非真当假,大丈夫言出无差,轻言寡信休要耍。俺性命在天涯,泪似悬麻。(邦云)我务要杀你。(旦唱)

【南江神子】不由人心乱杀,眼睁睁夫妻分离下。远了家乡谁牵挂,谁想今朝命掩沙?

(邦云)磨的刀快,我亲自下手。(末唱)

【北圣药王】则见他越怒发,难按纳,图财致命怎干罢?也是俺死限催,命运差。前生遇着这冤家。(邦云)杀!杀!(末唱)可怜我一命似飞花。(邦做杀科,云)休推睡里梦里,疾!(下)(末云)有杀人贼!(做醒科)(吕上云)柳春、陶氏,你二人省了么?(末同旦云)师父,弟子省了也。(吕云)你二人见了境头也?(末云)弟子见了也。(吕云)你二人跟我出家修行去,待一年半载,引你成仙了道,要你着意者。(末云)谢了师父。(唱)

【北尾声】从今后跟师父直至林泉下,拴住心猿意马。谢指教愿长生,紫府瑶池受用煞。(下)(吕云)此二人见了些境头,跟我修行去。待一年半载,着他成仙了道,未为晚矣。桃柳人间三十年,今将大道为他传。功成行满朝真去,一同参拜大罗仙。(下)


第四折

(吕上,云)贫道吕纯阳,自从度脱柳春、陶氏,心回性悟,知其前生。争奈不了尘缘,在山中修行。今日是他升仙之期,再与他个境头,方能成道。下紫府两次三番,成正果似易实难。顿悟了长生大道,参真人引入仙班。(下)(正末、正旦道扮上,云)自从纯阳师父,度脱修行,梦中觉悟,知其前生之事,未曾得参上真。在此山中,好幽哉也!(末唱)

【北双调】【新水令】三十年人事若痴愚,谢师父度脱俺省悟。登山采药苗,近水结茅庐。则为那一梦华胥,跟师父赴仙路。

(旦云)我则怕为仙为道,非同容易也。(唱)

【南昼锦堂】自古,道德非俗,修真养性,烧丹炼药工夫。利锁名缰,人我是非皆除。无虑,将宝贝金珠弃如土,若是有缘,终到青霄路。(合)寻真侣,今日向彩云深处,愿登仙府。

(末云)咱两个兀那山坡下游玩去来!(旦云)咱去来波!(末唱)

【北甜水令】咱可便转过山冈,才离峻岭,崎岖绎路,(旦云)你看这里那桃柳,开的好艳冶也呵!(末唱)则见花柳锦模糊,你可便待向前来,折取一枝,休得辜负,(云)可怎生这里有此桃柳?(唱)我可便参不透仙谋。

(旦云)好花柳也!(唱)

【南四块金】桃红柳绿,则今日朱颜故。朝风暮雨,晓日迎烟雾。桃腮点嫩朱,柳眉愁未足。万绪千头,一点情舒。记得当初,也曾经恶雪霜风,受过无数苦。

(末云)咱折了一枝,回庵中去来。(旦云)咱去来!(末云)来到庵中也,兀的不天色晚了,暂且盹睡者。(做惊科)(桃柳二神同上)(神云)俺乃桃柳二神,乃是柳春、陶氏前身。今日二人将以成道,奉上仙法旨,着俺二人磨障他去。可早来到也。(做唤门科,云)柳春开门来!(末云)甚么人大呼小叫?好是奇怪也!(唱)

【北川拨棹】是谁人闹喧呼?唬的我魂魄无。我即便走出门户。(神云)那柳春,你见俺二人么?(末唱)见两个无徒。(神云)将金银宝贝来!(末唱)俺出家人有甚宝物?好教我便怒。

(旦唱)

【南川拨棹】因何故,有甚么宝贝金珠?你那里仗剑提刀,则是仙家伴侣。(神云)你好无礼也!(旦唱)我不曾敢冒渎。(神云)我就杀了你!(旦唱)休要将我性命图。

(神云)你二人敢这等无礼,我好共歹杀了你。(末唱)

【北七弟兄】这厮他恶语,畅好是狠毒,他一心待要图谋(云)要金银,你将的去!(神云)将来波!(末唱)将金银尽都收拾去。这一场全不用工夫,我和你两个前生注。

(神云)我不要金银,只待要杀了你!(旦唱)

【南锦衣香】他待要将俺诛,俺可也无门路。死难捱,合相遇。我可甚道门功行,祸福消除?眼睁睁死限在须臾。(神云)你二人受死!(旦唱)怎生得人来救我身躯?俺归泉世命已夫,磕头礼拜不放住。可怜见,可怜见,休教间阻。空望断,空望断,俺师父。(神云)我不饶你,务要杀了你!(末唱)

【北喜江南】师父也这其间朗吟飞过洞庭湖,(神做杀科,云)休推睡里梦里。(末喊云)有杀人贼!(吕冲上云)你二人省了么?(末唱);原来是吕纯阳又使这权术。见师父威严□□□寻俗,与俺便做主,愿师父明白指破这迷途。

(吕云)兀那柳春、陶氏,你不知这段姻缘,听贫道从头说与。你二人汴京梁园馆前两株桃柳,柳春便是翠柳,陶氏便是娇桃,已经年久,有宿缘仙分。我奉上仙法旨,特来点化。先教你为人,后教你成仙。着你托化在长安富豪之家。一梦中见了境头,就跟贫道出家。争奈俗缘未退,故着你元神磨障,今日绕得行满也。则为梁园馆桃柳芬芳,奉法旨飞下穹苍,我贫道特来点化,托生在富豪之乡,若不是一梦中见了境界,怎能够地久天长?桃也再不要年年结子,柳也再不要风里颠狂。今日个成仙了道,拜真人同赴天堂。

题目汉钟离助道用机关

正名吕纯阳桃柳升仙梦

醉太平·寒食

元代王元鼎

声声啼乳鸦,生叫破韶华。夜深微雨润堤沙,香风万家。画楼洗净鸳鸯瓦,彩绳半湿秋千架。觉来红日上窗纱,听街头卖杏花。

至正改元辛巳寒食日示弟及诸子侄

元代虞集

江山信美非吾土,漂泊栖迟近百年。
山舍墓田同水曲,不堪梦觉听啼鹃。

蟾宫曲·寒食新野道中

元代卢挚

柳濛烟梨雪参差,犬吠柴荆,燕语茅茨。老瓦盆边,田家翁媪,鬓发如丝。桑柘外秋千女儿,髻双鸦斜插花枝。转眄移时,应叹行人,马上哦诗。

水龙吟(己酉寿广西丰宪)

宋代李曾伯

几番南极星边,樽前常借南枝寿。今年好处,冰清汉节,与梅为友。老桧苍榕,婆娑环拱,影横香瘦。把草庭生意,蛮烟尽洗,都付与、风霜手。
岭首小春时候。看明宵、桂轮圆又。此人此地,此花此月,宜诗宜酒。把绣归来,调羹金鼎,西湖春后。愿玉奴、岁与素娥不老,共人长久。

寒食寄郑起侍郎

宋代杨徽之

清明时节出郊原,寂寂山城柳映门。
水隔淡烟修竹寺,路经疏雨落花村。
天寒酒薄难成醉,地迥楼高易断魂。
回首故山千里外,别离心绪向谁言?

壬辰寒食

宋代王安石

客思似杨柳,春风千万条。
更倾寒食泪,欲涨冶城潮。
巾发雪争出,镜颜朱早凋。
未知轩冕乐,但欲老渔樵。

琐窗寒·寒食

宋代周邦彦

暗柳啼鸦,单衣伫立,小帘朱户。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夜阑未休,故人剪烛西窗语。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
迟暮。嬉游处。正店舍无烟,禁城百五。旗亭唤酒,付与高阳俦侣。想东园、桃李自春,小唇秀靥今在否。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

祝英台近·春日客龟溪游废园

宋代吴文英

采幽香,巡古苑,竹冷翠微路。斗草溪根,沙印小莲步。自怜两鬓清霜,一年寒食,又身在、云山深处。
昼闲度。因甚天也悭春,轻阴便成雨。绿暗长亭,归梦趁飞絮。有情花影阑干,莺声门径,解留我、霎时凝伫。

寒食雨二首

宋代苏轼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
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
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
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宋代张先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
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寒食上冢

宋代杨万里

迳直夫何细!桥危可免扶?
远山枫外淡,破屋麦边孤。
宿草春风又,新阡去岁无。
梨花自寒食,进节只愁余。

念奴娇·春情

宋代李清照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宋代李清照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寒食诗

五代云表

寒食时看郭外春,野人无处不伤神。
平原累累添新冢,半是去年来哭人。

途中寒食题黄梅临江驿寄崔融

唐代宋之问

马上逢寒食,愁中属暮春。
可怜江浦望,不见洛阳人。
北极怀明主,南溟作逐臣。
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

寒食寄京师诸弟

唐代韦应物

雨中禁火空斋冷,江上流莺独坐听。
把酒看花想诸弟,杜陵寒食草青青。

襄阳寒食寄宇文籍

唐代窦巩

烟水初销见万家,东风吹柳万条斜。
大堤欲上谁相伴,马踏春泥半是花。

小寒食舟中作

唐代杜甫

佳辰强饮食犹寒,隐几萧条戴鹖冠。
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
娟娟戏蝶过闲幔,片片轻鸥下急湍。
云白山青万余里,愁看直北是长安。

夜深 / 寒食夜

唐代韩偓

恻恻轻寒翦翦风,小梅飘雪杏花红。
夜深斜搭秋千索,楼阁朦胧烟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