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不限

壬戌清明作

清代屈大均

朝作轻寒暮作阴,愁中不觉已春深。
落花有泪因风雨,啼鸟无情自古今。
故国江山徒梦寐,中华人物又销沉。
龙蛇四海归无所,寒食年年怆客心。

感旧四首

清代黄景仁

大道青楼望不遮,年时系马醉流霞。
风前带是同心结,杯底人如解语花。
下杜城边南北路,上阑门外去来车。
匆匆觉得扬州梦,检点闲愁在鬓华。

唤起窗前尚宿酲,啼鹃催去又声声。
丹青旧誓相如札,禅榻经时杜牧情。
别后相思空一水,重来回首已三生。
云阶月地依然在,细逐空香百遍行。

遮莫临行念我频,竹枝留涴泪痕新。
多缘刺史无坚约,岂视萧郎作路人。
望里彩云疑冉冉,愁边春水故粼粼。
珊瑚百尺珠千斛,难换罗敷未嫁身。

从此音尘各悄然,春山如黛草如烟。
泪添吴苑三更雨,恨惹邮亭一夜眠。
讵有青乌缄别句,聊将锦瑟记流年。
他时脱便微之过,百转千回只自怜。

临江仙·清明前一日种海棠

清代顾太清

万点猩红将吐萼,嫣然出凡尘。移来古寺种朱门。明朝寒食了,又是一年春。
细干柔条才数尺,千寻起自微因。绿云蔽日树轮囷。成阴结子后,记取种花人。

清江引·清明日出游

明代王磐

问西楼禁烟何处好?绿野晴天道。
马穿杨柳嘶,人倚秋千笑,探莺花总教春醉倒。

送陈秀才还沙上省墓

明代高启

满衣血泪与尘埃,乱后还乡亦可哀。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

【中吕】上小楼_题钓台

元代张可久

题钓台

亭台土花,江山图画。遁迹烟霞,罢念荣华,间别官家。泥布袜,上御榻,龙身偃亚,不轻了故人足下。

【双调】折桂令_桃花马问刘

元代王元鼎

桃花马

问刘郎骥控亭槐,觉红雨潇潇,乱落苍苔。溪上笼归,桥边洗罢,洞口牵来。

摇玉辔春风满街,摘金鞍流水天台。锦绣毛胎,嘶过玄都,千树齐开。

杂剧·玉清庵错送鸳鸯被

元代未知作者

楔子

(冲末扮李府尹引从人上,诗云)白发刁骚两鬓侵,老来灰尽少年心。等闲分食天家禄,但得身安抵万金。老夫姓李,双名彦实,官居府尹之职。夫人刘氏,早年亡逝已过,所生一女,小字玉英,年长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如今被左司家朦胧劾奏,官里听信谗言,差金牌校尉拿我赴京问罪。嗨!朝廷上多少滥官污吏,一生享用荣华不尽。只有老夫忠勤廉正,替朝廷干事的,反倒受人弹论。公道安在!我想此一去,莫说途路遥远,便是到得京师,也还有许多费用。争奈囊底萧条,盘缠缺少,无计所出"已曾着人至玉清庵请刘道姑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丑扮道姑上,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贫道乃玉清庵刘道姑是也,正在道堂中看经。有李府尹相公着人相请,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不必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老相公呼唤贫姑,有何事干?(李府尹云)刘道姑,你来了也。我如今有罪赴京听勘,争奈缺少盘缠。一径请你来,不问那里,替我借十个银子与我做盘缠。老夫在家等侯,你小心在意,疾去早来。(道姑云)有、有、有。刘员外家广放私债,莫说十个,二十个也有。我就去。(李府尹诗云)可怜我囊橐凄清,专望你假贷登程。(道姑诗云)刘员外金银广有,只要扣日子还得至诚。(同下)(净扮刘员外上,万)小生姓刘,双名彦明,家中颇有钱财,人皆员外称之。今日开开这解典库,看有甚么人来。(道姑上,云)此间正是刘员外门首,我自过去。员外稽首。(刘员外云)姑姑,你来我家有何事?(道姑云)我无事也不来。有本处李府尹相公要赴京去,缺少盘缠,问员外借十个银子,回来本利一并交还。(刘员外云)他家下有谁?(道姑云)他家别无亲人,止有一个小姐。(刘员外云)既是这等,我借与他十个银子。着他立一纸文书,你就做保人,着他那小姐也画个字,久后好还我债。我与你银子拿去。(道姑云)我知道。快将银子来,我回李府尹相公的话去。(下)(刘员外云)我十个银子都交付与道姑去了。我无甚事,城里城外索钱去来。(下)(李府尹上,云)我着刘道姑借钱去,这早晚怎生不见回话?好焦死人也!(道姑上,云)我将着这银子回老相公的话去。(见科,云)老相公,我问刘员外借了十个银子,着你立一纸文书,着小姐也画一个宇,我就做保人,(李府尹云)这等,绣房中请出小姐来。(道姑云)梅香,后堂请出小姐来。(梅香云)姐姐有请。(正旦扮玉英上,云)妾身是李府尹的女孩,小字玉英,年长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今有父亲在前堂上呼唤,不知甚事,须索见来。(见科,云)父亲,呼唤您孩儿,有
何分付?(李府尹云)唤你来别无甚事。我今被左司家劾奏,着我赴京听勘。争奈缺少盘缠,央刘道姑问刘员外借了十个银子,他要立一纸文书,就是道姑做保人,着你也画一个字,久以后好要你还钱。(正旦云)父亲,我是个女孩儿家,羞答答的,那里会画字来?(李府尹云)孩儿,你依着我画一个字者。(道姑云)将笔来。小姐你画一个字。(做画字,李府尹看科,云)道姑,文书上字都画了,你将的去。(道姑云)有了文书,我拿去也。(下)(正旦云)父亲,你是必早些儿回来。(李府尹云)孩儿,你休烦恼,我岂不要早些回来?但今日之事,我的生死尚且不保。皆因我素性忠直无私,朝中无一人肯向我的。只除公道明白,或者有个生还日子,不然便当死于长安,终为怨鬼。(叹科,云)孩儿,你今年一十八岁,也不小了。终身之计,你自家做个主意,我也顾你不得。(旦云)父亲说那里话?(悲科)(唱)

【仙吕】【端正好】渭城歌,阳关恨,别离罢路践红尘。可怜见女孩儿独自个无人问。父亲也,你是必频频的稍带一纸平安信。(下)

(李府尹云)孩儿回后房中去了也。左右将马来,则今日赴京走一遭去。(诗云)别泪不胜弹,悲歌行路难。浮云能蔽日,何处是长安?(下)


第一折

(刘员外上,云)自家刘员外的便是。自从李府尹借了我十个银子,可早一年光景也,本利都无。闻知他有个小姐,生的十分标致,大有颜色。料他父亲也无钱还我,我一心要娶他做浑家可不好?我着人请刘道姑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道姑上,云)自家刘道姑的便是。刘员外使人来请,须索走一遭去。(见科,云)员外唤我,有甚么事?(刘员外云)请你来别无他事。自从李府尹借了我十个银子,今经一年光景,不见回来,算本利该二十个银子还我,你与我讨去。(道姑云)员外再等几时,待老相公回来,还你这银子。(刘员外云)道姑,你说话只当放(道姑云)放甚么?(刘员外云)放屁!假若相公一年不来,我等一年,十年不来,我等十年?你好不晓事!我不瞒你说,你如今问他那小姐讨那银子去。有便还我,若无呵,这里也无人,我虽然叫做员外,这等年纪,我没浑家。他若肯与我做个浑家,一本一利,都不要他还。你若圆成了我呵,重重的相谢你,你可作成我一作成。(道姑云)员外甚么道理!他少你钱则少你钱,他是官宦人家小姐,怎生与你为妻那?(刘员外云)好姑姑,我央及你替我圆成。我唱喏。(道姑云)你唱喏,我跪。(刘员外云)你跪,我磕头。你作成我罢。(道姑云)员外,你讨钱只讨钱,这桩事我不敢许你。(刘员外云)我央及你不肯。当时借银子时,是你来借,是你保人,我如今拖到官中去。那个出家人做保人?上起刑法来,我儿也,直把你打掉那下半截来。(道姑云)那个要媳妇的这等放刁?(刘员外云)姑姑,你若作成我这桩亲事,重重相谢。你好歹早些儿来回话。(下)(道姑云)你道波,我是个出家人,没来由管这等事做甚么?我待不依他,他既然说出来,敢是做出来。我将着这羞脸儿揣在怀里,直到李府尹宅中,问这桩事走一遭去。(诗云)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我道姑若不依员外,恐防日后记冤仇。(下)(正旦引梅香上,云)妾身李府尹的女孩儿。自从父亲赴京之后,可早一载有余,音信皆无。妾身每日在绣房中做些女工生活,好是烦恼人也。(梅香云)小姐,老相公去了自有回来之日,且皆烦恼。(正旦唱)

【仙吕】【点绛唇】自从俺父亲往京师,妾身独自忧愁死。掌把着许大家私,无一个人扶侍。

【混江龙】耽阁了二十一二,好前程不见俺称心时。每日家鬓鬟羞整,粉黛慵施。熬永夜闲描那花样子,捱长日频拈我这绣针儿。每日家重念想,再寻思,情脉脉,意孜孜,几时得效琴瑟,配雄雌,成比翼,接连枝?但得个俊男儿,恁时节才遂了我平生志。免的俺夫妻每感恨,觑的他天地无私。

(道姑上,云)说话中间,可早来到李相公家了也。梅香报复去,道有刘道姑在于门首。(梅香报科,云)小姐,有刘道姑在于门首。(正旦云)道有请。(梅香云)请进去。(见科)(道姑云)小姐稽首。(正旦唱)

【油葫芦】甚风儿吹你个姑姑来到此?(道姑云)贫姑一径的来望小姐。(正旦云)姑姑请坐。(唱)慌忙将礼数施。(道姑云)小姐,老相公去后,你每日做甚么功课?(正旦云)我绣着一床锦被哩。(唱)自从我绣鸳鸯,几曾离了绣床时?我着这金线儿妆出鸳鸯字,我着这绿绒儿分作鸳鸯翅。你看那枝缠着花,花缠着枝。(道姑云)小姐,这是甚么主意?(正旦唱)直等的俺成就了百岁姻缘事,恁时节才添上两个眼睛儿。(道姑云)小姐费得功夫多了。(正旦唱)

【天下乐】则这鸳鸯被是我夫妻也那信有之,(道姑云)小姐,你拣个好财主每好秀才每,或招或嫁,可不好那?(正旦云)姑姑,你说他怎的!(唱)嗟也波咨,可也甚意儿。则为我父亲家,因此上不曾理婚姻事。说的人睡卧又不宁,害的人涕喷又不止,你着我不明白憔悴死。

(道姑云)小姐,我想你这年纪小小的,趁如今与人家寻一个穿衣吃饭的才是。(正旦做欲说又止科)(道姑云)小姐,这里又无个人,我和你自家闲讲,怕甚的来。(正旦云)我怕不有这个心事,争奈无人肯成就俺。想起这世间男子无妻是家无主,妇人无夫是身无主也。(道姑云)小姐,可知道你这些时憔悴了也。(正旦唱)

【后庭花】则我这瘦形骸削了四肢,小腰身争了半指。宽掩过罗裙摺,全松了我这楼带儿。(带云)我父亲呵,(唱)他一去几多时,杳没个音书来至。撇得我冷清清泪似丝,闷恹恹过日子。学刺绣一首诗,索对那两句词。空展开花样纸,摺成个简帖儿,又不是请亲邻会酒卮,只把小梅香胡乱使。

(梅香云)俺姐姐这些时,每日忧愁,睡卧不安,弄得越清减了。依着梅香,寻一个风风流流俊俊俏俏的姐夫拖带梅香,可不好也。(道姑云)说得有理,说得有理!小姐你自要做主意,休得误了青春。(正旦唱)

【柳叶儿】你着我和谁传示?只落得清减了脸上胭脂。这姻缘知道落在何人氏?我李玉英是闺中女,你姑姑是个出家儿,可不空费你这一片神思。(道姑云)小姐,您恰才不说来?妇人无夫是身无主。虽然老相公不在家,难道十年不回,守他十年?二十年不回,守他二十年,可不等老了人?(正旦唱)

【青哥儿】非是我推三、推三阻四,这事情应难、应难造次,虽然道男女婚姻贵及时。我须是娇滴滴美玉无疵,又不比败草残枝,怎好的害杀相思?只待要寻个人儿,便窬墙钻穴也无辞,这等胡行事!(道姑云)小姐,这也不妨事。只要寻的个人儿停当。(正旦云)人儿那里?(道姑云)这个人就是当初老相公借银子的刘员外。他是名门旧族,现有百万家财,何等不好?(正旦唱)

【寄生草】你道他是名门子,又道他富不赀。(道姑云)你老相公借他十个银子,如今该本利二十个,须要还他哩。(正旦云)待我父亲回来还他,干我甚事?(唱)他有钱财只做得钱财使,(道姑云)他道老相公借银子的文书,你也画得有字来。(正旦唱)论婚姻须不曾画个婚姻字,(道姑云)当日借银子原写着我是保人,他要拖我到官中告去。我是出家人,怎么好做借银子的保人?可不连累我,倒替你吃官司!(正旦唱)便吃官司我也拼得替你官司死。总饶他铜山百座邓通家,怎动的我琴心一曲临邛氏。

(道姑云)小姐。若真个打起官司来,出乖露丑,一发不好,(正旦叹科,云)只是我家不合借他银子,怎么累的你。那刘员外今年多大年纪了?(道姑云),员外今年二十三岁,有多少人家与他说亲,只是没个十分中意的,因此上还不曾有娘子。(正旦云)人物如何?(道姑云)天生的一表非俗,匹配得你过。(正旦云)这等我可则依着姑姑便了。(道姑云)既是小姐肯从,今晚夜间你到我庵中,我请将刘员外来,成了这桩亲事。休道十个银子,便是一百个银子,也不说起了。(正旦云)姑姑,你将我这鸳鸯被儿去。被儿到处,便是我一世的前程。你先去,我自到你庵中来也。(做付绣被科)(道姑云)小姐,你早些儿来,休要失信。(梅香云)我梅香今夜跟小姐去,和刘员外成其夫妇,连梅香也得个出头日子。(正旦云)梅香,这等事怎么带的你去?(唱)

【赚煞】则你那修道的玉清庵,索强如题笔的金山寺。罗帏里新婚燕尔,舒展开鸳鸯锦被儿,可着我羞答答说甚言词。这些时素质冰姿,也是我不合先接了东君第一枝。道与那多情的秀士,偷传心事,到天明是必休撇了这个女孩儿。(同梅香下)

(道姑云)我则道小姐不肯,不想当真许了这亲事。我将这床被儿到刘员外家报个喜信,走一遭去来。(下)

(刘员外上,云)我着刘道姑将着那文书,李府尹家小姐处说亲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道姑上见科,云)员外,且喜且喜。小姐说今夜晚间约定在玉清庵中与你赴期,教我先将的鸳鸯被来了也。(刘员外云)果然是真,多谢了姑姑。今夜晚间若成就了这亲事,我重重的相谢你咱。(诗云)险把心机都使碎,今宵博得鸳鸯被。(道姑笑科,诗云)正是无缘对面不相逢,有缘千里能相会。(同下)


第二折

(道姑引小姑上,云)我约定刘员外今夜晚间来我庵中,与小姐完成这事。不想有施主家请我做斋,待不去呵,恐怕误了道粮。徒弟,我分付你,那鸳鸯被儿是李府尹家小姐的,今日晚间来和刘员外在此赴期。则怕小姐先来,若敲门时,便放他进来。我往施主家点照去也。(下)(丑扮小姑云)师父去了也。天色已晚,不知李家小姐几时过来,我且关上这门者。正是闭门不管窗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张。(下)(刘员外上,云)事不关心,关心者乱。天色晚了也。李小姐约定玉清庵里赴期,须索走一遭去。(杂扮巡更座上,云)自家是巡夜的。这早晚更深夜静,见一个人走将去,那厮必定是贼!拿到巡铺里吊起来,天明送到官司中去请赏。(做拿科)(刘员外云)怎生是了?天也!你看我那命波!(下)(外扮张瑞卿上,诗云)嵩岳近天都,连山入断芜。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小生姓张名瑞卿,祖居姑苏人氏。今上京取应,到此洛阳。天色已晚,寻个宵宿处。说道前面有一庵是玉清庵,可去觅一宵宿,来日早行,有何不可?我唤门咱。门里有人么?(小姑上,云)我开开这门,刘员外你来了也?(张瑞卿云)好是奇怪。这庵中必定有私情的事,则除是这般。我来了,姑姑休要点灯。(小姑云)我且不点灯,等小姐来时,我自有个道理。这早晚敢待来也。(同下)(正旦上,云)妾身李玉英。今夜约定刘员外在玉清庵赴期。我是个女孩儿,羞答答的怎生去那?(唱)

【正宫】【端正好】不由我意张狂,心惊乍,谁曾向街苍行踏。你深也紧避在房檐下,方信道色胆有天来大。

【滚绣球】兀的甚势沙,甚礼法,索甚么问天来买卦。莫不我与那刘员外合做浑家?他为咱,我为他,好着我放心不下。办着个志诚心,着俺这夫妇每欢洽。可是怎生黑洞洞桌面上绝了灯火,云黯黯碧天边闭了月华,倒省的人多少喧哗。

(云)可早来到庵门首也。我是唤咱,姑姑开门。(小姑云)小姐来了也,我开开这门,小姐,你也早些儿来波,着我遥遥的等着你。早则不是腊月,冻下我脚来。(正旦云)小姑姑,员外在那里?(小姑云)在房里等着你哩。我与你将鸳鸯被儿都铺停当了,则等你来。成就亲呵,你休忘了我者。(正旦云)定不敢忘。(小姑云)我今日成就了你两个,久后你也与我寻一个好老公。(正旦唱)

【脱布衫】不索你阶直下絮絮答答,门儿外唱叫呀呀。我问你罗帏里书生有么?哎,你草庵中道童休唬。

(小姑云)员外在此等了好一会也,我又不哄你,你也行动些波,(正旦唱)

【小梁州】就把姑姑央及煞,可怜我这没照觑的娇娃。早唬的来手儿脚儿软刺答,怎抬踏,好着我便心似热油炸。

(小姑云)小姐,你休慌,我们都是知心知腹一路的人。(正旦唱)

【幺篇】我和他乍相逢难说知心话,只索羞答答手抵着门牙。(小姑云)你行动上些,员外在些等哩。(正旦唱)你将我省可里推,我可也其实怕,就着这钟声才罢,却道无事早还家。

(小姑云)我先报复去。员外,小姐来了也,你接待去咱。(张瑞卿云)真个是小姐来了也!早知小姐来了,只合远接,接待不着,勿令见罪。小姐请坐。(做背科,云)既然小姐来了,则除是这般。(回云)难得小姐真心也!(正旦云)你久后则休负了心者。(张瑞卿云)若是小生负了心呵,小姑头上生来碗大疔疮,干我甚么腿事?(正旦唱)

【伴读书】我钗了无心插,眉淡了教谁画?则我这软怯怯的柔肠好教我撇不下,汗浸浸揾温香罗帕。(云)则怕有人来么?(张瑞卿云)小姐,这早晚深夜时候,无甚么人,单只是小生在这里。(正旦唱)我正欢娱忘了把门扎,可擦的似有人来迓。

(张瑞卿云)小姐你休慌,再无人来,不妨事。(正旦唱)

【笑和尚】元来是王吉珰珰画檐前敲铁马,元来是赤力力草堂中风吹画,元来是忒楞楞腾宿鸟串荼蘼架。元来是各支支声戛琅玕竹,元来是明晃晃月射小窗纱,早唬的我战钦钦把不住心头怕。

(张瑞卿云)小生久以后,若是得了官呵,金冠霞帔,驷马高车,你便是夫人县君也。(正旦云)你则休负了心者。(唱)

【倘秀才】他大字儿将咱镇压,我恰才小胆的争些儿唬杀。哎!你个撒滞殢的先生也那,假若是有人见,若有人拿,登时间事发。

(张瑞卿云)小姐,天色将明了也。你回去罢。此恩此情,异日必当重报。(正旦唱)

【滚绣球】刘解元你且在咱,我可是问你殢,(张瑞卿云)小生不姓刘,叫做张瑞卿。(正旦怒科)(唱)你在我根前,无那半星儿实话。(张瑞卿云)小生不敢虚言。(正旦唱)你看我恰例似浪蕊浮花。(张瑞卿云)小姐,小生实是张瑞卿。(正旦唱)他题的名姓儿别,语知儿差,空着我担个没来由牵挂,这个不识羞的汉子你是谁家?(张瑞卿云)小姐,我也不辱抹你。我若得了官呵,你便是夫人县君也。(正旦唱)我和你初相逢,君子番罢,从此后我将这庵观门儿再不踏。兀的不羞杀人不那!

(云)敢问那壁秀才,那里人氏?姓甚名谁?困何至此?(张瑞卿云)小姐,咱两上今日既然成其夫妇,还有甚么话说。小生姑苏人氏,姓张名瑞卿。为因上朝取应,路从此洛阳经过。天色昏晚,到此庵中觅一宵宿。谢天地可怜见,幸遇小姐,成就这门亲事。小姐,你可是谁家女子?通个来历,使小生日后好来迎娶。(正旦云)妾身是这本处李府尹的孩儿,小字玉英。当年我父亲被人人劾奏赴京听勘,借了刘员外十个银如今本利该二十个。刘员外来索讨银子,有这庵中刘道姑是保人。为因我无钱还他,刘员外要去官中告这刘道姑,追拷这银子。我想来干他甚事,倒要带累他吃官司。那刘道姑又说刘员外一心要我为妻,因此上约他在这玉清庵赴期。我今夜到此等候,不想遇着秀才,成了这场亲事。既然我随顺了你,难道又去嫁他?我只专心一意等候着你便了。(张瑞卿云)元来是这等。小姐,小生也不曾娶妻哩。若到帝都阙下,但得一官半职,不敢忘了小姐的恩念,夫人县君准是你的。小生如今取应去也。小姐,你有甚么信物,与我一件,权为定礼。(正旦云)你也说的是。秀才你晓得这鸳鸯被儿么?是我亲手绣的,绣着两个交颈鸳鸯儿。你如今收了去,久后见这鸳鸯被呵,便是俺夫妻每团圆也。(张瑞卿云)多谢小姐!小生收拾了这被儿。天色渐明,你且回去,小生便索登程也。小姐,则要你坚心守志者。(正旦云)秀才,你则休负了心!得官不得官,早些儿回来。(张瑞卿云)小姐放心,小生之心,惟天可表。(正旦唱)

【黄钟尾】从今后丹墀策试千言罢,彩笔题成五色霞。一举鳌头占科甲,秉笏当胸当胸立朝下。乌帽宫花数枝插,御宴琼林醉到家。除授为官赐敕札。夫人县君合与咱。那时我坐香车你乘马,咱两上稳稳安安兀的不快活杀。(下)

(张瑞卿云)张瑞卿也,你是睡里梦里?谁想到这庵中,成了此一桩亲事,又得了这鸳鸯被儿。若是小生得了官呵,必然完就这段姻缘,也不辜负了他十分美意。我如今不敢久停久住,上朝取应,走一遭去来。(诗云)宿契前生注,姻缘今日招。合成莺燕侣,匹配凤鸾交。(下)

(小姑上,云)谁想小姐与刘员外约在庵中,说了一夜的话,撇得我孤眠独自,不由我也不动心。我如今等不得师父回来,自做个主意,只在庵前庵后寻一个精壮男子汉去来。(诗云)刘员外做事胡为,李小姐私自偷期。我想来寻个和尚,也和他做对夫妻。(下)(刘员外上,云)甚么晦气,做这等勾当!被那巡夜歹弟子孩儿把我拿到巡铺里,一场好事不曾成的,倒吊了一夜。我着人去唤刘道姑去了,可怎生这早晚还不见来。(道姑上,云)昨夜晚间刘员外和李小姐成了亲事,今日使人请我。可早来到也,我自家过去。(见科,云)员外,你喜也!帽儿光光,今日做个新郎;帽儿窄窄,今日做娇客。可要与贫姑换上换道服。(刘员外云)放你娘的臭屁!我几曾见他来。(道姑云)你怎的吃食讳食?你不曾见,是我见来?(刘员外云)可不屈杀人!谁曾汤着他?(道姑云)你当面立着,抬起头,张开口,吐出舌头来,你说不曾,可怎么湿湿的?(刘员外云)把我口当他的屁眼。(道姑云)我昨夜晚间,我去人家点照去了。我着徒弟等着,你怎么不曾来?(刘员外云)我走到半路,被那巡更的歹弟子孩儿,把我拦住,道我是犯夜的,拿我巡铺里去,整整吊了一夜,我委实不曾去。(道姑云)你不曾去这庵中,和小姐成了亲事的,可是谁来?员外,我昨日分付徒弟说道,等员外来时,领你贫姑房里坐着,只等小姐来时,两个成了夫妇,你不去可是那个造物低的来抢了去?(刘员外云)姑姑,既然昨夜李小姐来与别人成了亲事,左右是个破罐子了。你如今去将小姐接到我家里来,一发永远做夫妻。你若是圆成了我这件事,我依旧重重相谢你。你疾去早来。(诗云)展转自寻思,定要娶娇姿。(道姑诗云)只怕遇着巡更卒,打的屁支支。(同下)


第三折

(刘员外拿棍了同正旦上,云)这妇人好歹也!那一日我和你约定在玉清庵里赴期,我又不曾去,不知那里走将一个人来,你和他成了亲事。我且问你,比如你见我时节,难道好歹也不问一声?见说名姓不是我,你就不该随顺他了。我一口食将到口边,被那馋弟子孩儿抢去吃了。这个也罢,我如今取你到家中,我又央及你,你百般的不肯顺我,但见我说话,便低了头。你看那不得人意的嘴脸!我这等标致动静,你例随顺了我,也不辱抹了你。你真个不肯?我如今拿你跪着,看你肯也不肯!(正旦跪,做悲科,云)父亲,兀的不痛杀我也。(刘员外云)他是个女儿家,见我手里拿着这粗棍了子,先吓得怕了,也怎肯随顺我?罢!丢这辊子,小姐起来,我不打你,我斗你耍哩。(正旦起科)(刘员外云)小姐,我这嘴脸尽看的过,你便随顺我也好。你真个不肯?依旧跪者!(旦跪科)(刘员外云)这个歪剌骨!我千央有,万央及,休说道是你,便是那刘道姑,他也肯了。你还不答应我一句,不肯便肯,定要讨打吃!(正旦去)我至死也不随顺你!(刘员外去)好产好说。罢,倒要我跑着你,再与你磕头。我的亲娘,你答应我一声,哦,真个不肯,我跪他做甚么?则除是等。你且起来。(旦起科)(刘员外云)你既然不肯随顺我,我开着这酒店,你与我管酒。有吃酒的来,你镟酒儿,打菜儿,抹卓儿,揩凳儿,伏待酒的。若伏侍的欢喜便罢,伏侍的不欢喜我把你一条腿打做两条腿!我为甚么打你?专打你这不依本分,诳骗平人,不近道理丑弟子孩儿!(下)(正旦云)我本是官宦人家小姐,何等受用快活,今日落在这里,受这般苦楚也呵!(唱)

【越调】【斗鹌鹑】往常我在画阁兰堂,牙床翠屏,烛暗银台,香焚宝鼎,百色衣冠,诸般器皿。乍离普救寺,钻入这打酒亭。你畅好是性狠也夫人,毒心也那郑恒。

【紫花儿序】今日远乡了君瑞,逃走红娘,单撇下个莺莺。为家私少长无短,则得忍气吞声。(带云)这也是我父亲不是。(唱)分明那白纸上教我画着黑字儿是怎么,倒留做他家凭证。却将我宅院良人,生扭做酒店里驱丁。

(云)我在这酒店门首站着,看有甚么人来。(张瑞卿上)(诗云)去日刚携一束书,归来玉带挂金鱼,文章未必能如此,多是家门积善余。小官张瑞卿,自到京都阙下,一举状元及第,所除洛阳为量,我要打听李小姐的消耗,更改了衣服,在此私行。这是所酒店,我去买一杯酒吃咱。(入占科,云)兀那卖酒的,打二百长钱酒来。(正旦云)有酒,官人请坐,你慢慢的吃。官人,你要酒时,你唤一声,我在别阁子里就送酒来。(下)(张瑞卿云)偌大一个酒店,不见个男子汉,怎么使着一个妇人卖酒?我看这妇人生的千娇百媚,也不是个下贱的人。我如今只推要酒,唤将来问他咱。卖酒的,再打酒来。(正旦上,云)官人再要多少酒?(张瑞卿云)酒也要吃。动问小娘子,敢不是卖酒的人?(正旦云)官人怎生知道?我可知不是卖酒的哩。(张瑞卿云)我道小娘子中注模样,不是受贫的,为甚么在这酒店中替他卖酒,伏侍往来的人?你慢慢的说一遍,小生试听咱。(正旦唱)

【小桃红】则俺祖宗积世有声名,三辈儿为参政。(张瑞卿云)哦,原来是宦家。你父亲如今那里去了?(正旦唱)俺家君一生正直无邪佞。惹人憎,如今勾赴尚书省。(张瑞卿云)你父亲这一向也还做官么?(正旦唱)官封左丞,告辞老病.(张瑞卿云)如今你父亲去几时了?(正旦云)怎知他数载不回程。

(张瑞卿云)小娘子。你父亲也差了,当初则可着你嫁人,因何教你卖酒那?(正旦云)官人不嫌絮烦,听妾身再说一遍咱。(唱)

【调笑令】说着呵怎听,那泼书生,呀,盖世里全无他不志诚。(张瑞卿云)这秀才也有好的么。(正旦云)如今这秀才家一个个害了传槽病,从今后女孩儿每休惹他这酸丁。(张瑞卿云)元来小娘子也曾有夫主来?(正旦唱)都是些之乎者也说全成。我道来可是者么娘七代先灵。

(张瑞卿云)当初有三媒六证,花红羊酒,娶小娘子来,可怎生在这里就不来顾你?(正旦唱)

【耍三台】当初也无红定无媒证,(张瑞卿云)这等怎生成亲来?(正旦唱)做的来藏头漏影,知他是今世是前生,总则我红颜薄命。真心儿待嫁刘彦明,偶然间却遇张瑞卿。(张瑞卿背云)奇怪,道着小官的名讳。此事必然暗昧。我再问他。(回云)当初可是谁作成你来?(正旦唱)当是初是那撮合山的姑姑,(张瑞卿云)小娘子可是谁那?(正旦唱)送了这望夫石的玉英。(张瑞卿背云)他说的正是我,我如今一发问他咱。小娘子,当初成亲,那人姓甚名谁?他如今可往那里去了?(正旦唱)

【圣药王】去了俺那丑生,撞着俺这短命。(张瑞卿云)如今这酒店是甚么人的?(正旦唱)他是个放钱举债的爱钱精。(张瑞卿云)你可为甚么到这里?(正旦唱)他使弊幸,使气性,无钱踏着陌儿行,推我在这陷人坑。

(张瑞卿云)小娘子,他必然要图谋你,敢是不随顺,他这般折倒你来么?(正旦唱)

【麻郎儿】动不动掂折我腿脡,动不动打碎我天灵。着去处依着便行,教酾酒,愿随鞭镫。(张瑞卿云)小姐受他这般凌辱,你便随顺他也罢了。(正旦唱)

【幺篇】我可也不曾,半星也不动情,则由他法外施行。(张瑞卿云)你为何不随顺他?(正旦唱)我便死呵是张家妇名,怎肯踹刘家门径?

(张瑞卿云)哎,你元来这里这般受苦。小娘子,你便是李府尹的女孩儿玉英么?(正旦云)则我便是李府尹的女儿,你怎么认的我来?(张瑞卿云)妹子,你那时小也。我一向出去游学,将近二十年不曾回家,今日才见得你。妹子,你可为甚么在这里受那苦楚来?(正旦云)哥哥不知。当日父亲赴京去,缺少盘缠,央玉清庵刘道姑问刘员外借了十个银子,那文书上着我也画一个字儿。我父亲许久不回,本利该还二十个银子。刘员外索讨,那道姑是保人。因我无银还他,刘员外要去官中告这道姑,追拷银子。那刘员外和道姑说,要我为妻,就将这二十个银子做了财礼,我只得约他在玉清庵赴期。当夜晚间就去,不曾遇着员外,遇着一个秀才张瑞卿,成其夫妇。那张瑞卿上朝进取功名去了,刘员外取我到家。我想来一马不背两鞍,双轮岂辗四辙?我至死也不随顺他,因此上罚我在这酒店中卖酒。哥哥,你救你妹子咱!(张瑞卿云)元来是这等。你放心,都在你哥哥身上,你与我唤出刘员外来。(正旦云)员外,你来!有我哥哥在这里。(刘员外上云)是谁唤我?(见科,云)如何受不过苦楚,不怕他不随顺我。我买欢喜团儿你吃。(正旦云)我哥哥要见你。(刘员外云)你哥哥在那里?(正旦云)则这个便是我哥哥。(刘员外云)怪道你两个厮像,两个鼻子一般般的。(张瑞卿云)则这个便是刘员外?我这妹子借了你家多少银子?(刘员外云)借了我十个银子,如今本利该还二十个银子。(张瑞卿云)二十个银子打甚么不紧?都是我替妹子还你。(刘员外云)大舅,你知么?他父亲许了我为妻来。(张瑞卿云)既是这等,准备羊酒花红,三日之后,重来娶他,才是正理。(刘员外云)若是这等,你是我的大舅子哩。这二十个银子,我也不要你还了。下次小的每安排酒来,请舅子吃三钟。(张瑞卿云)不必吃酒,妹子且跟我回家去来。(正旦云)惭愧!谁想有今日也呵!(唱)

【收尾】俺哥哥替还了原借银十锭,两事家临危自省。第一来把俺这亲兄长好看成,第二来将俺那俊男儿奈心等。(同下)

(刘员外云)谁想是我大舅子,他是个好人。我到三日之后,安排着牵羊担酒,直至他家问亲去。那时娶到家中,难道还不随顺我哩。(诗云)准备做夫妻,宰狗田鸡。洞房花烛夜,全凭大挂槌。(下)


第四折

(张瑞卿同正旦上,云)谁想在酒店中认了妹子。我问你咱,妹子,你端的少刘员外银子也不少?(正旦唱)

【双调】【新水令】这洛阳城刘员外他是个有钱贼,只要你还了时方才死心塌地。他促眉生巧计,开口讨便宜。总饶你泼骨顽皮,也少不得要还他本和利。(张瑞卿云)妹子,俺父亲借他银子,须待俺父亲来还。你不肯嫁他,也由得你。(正旦唱)

【步步娇】只为那举债文书我画的有亲笔迹,因此上被强勒为妻室。这真心儿誓不移,情愿方打千敲受他磨到底。今日留得个一身归,谢哥哥肯救我亲生妹。

(张瑞卿云)妹子,你看些茶汤来我吃。(正旦云)理会的。(下)(张瑞卿云)我把这鸳鸯被儿铺在床上,我推吃酒去,他见这鸳鸯被自然知道了也。(做铺被科)(正旦捧茶汤上,云)哥哥吃茶咱。(张瑞卿云)妹子,我如今吃酒去也。投至我回来,你将这被卧儿铺陈卞,则怕我醉了呵要歇息。你记者。(下)(正旦云)。哥哥饮酒去了也,投至得哥哥回来,我与他铺下这床铺咱。(做铺床科)(唱)

【雁儿落】则也这行装特整齐,书舍无俗气。瑶琴壁上悬,宝剑床头立。

【得胜令】呀!我与你搭起绿罗衣,铺开紫藤席。绣枕头边放,香衾手内提。索甚么疑惑,这是我绣来的鸳鸯被;可不是跷蹊,谁承望这搭儿得见你?(云)好是奇怪,这被儿原是绣来的,是我与张瑞卿来,可怎生得到俺哥哥手里?待他来家时,我试问他波。(张瑞卿做醉科上,云)我醉了也。妹子在那里?(正旦做扶末,云)哥哥有酒也,吃甚么茶饭?(张瑞卿云)妹子,甚么茶饭都吃不了,我醉了也。(正旦唱)

【沽美酒】则他这酸黄齑怎的吃,粗米饭充饥,怕哥哥害渴时冰调些凉蜜水。我玉英有句话儿敢题?(张瑞卿云)妹子有话,但说不妨。(正旦唱)问的我陪着笑卖查梨。

(旦笑科)(张瑞卿云)你说便说,只管笑的?(正旦唱)

【太平令】若问哥哥休讳,这鸳鸯被委是谁的?(张瑞卿云)是我的妹子与我的。(正旦唱)除妹子别无甚妹子,除哥哥别无甚兄弟。我玉英呵世做的所为,这里,便跪膝,则鸳鸯被要知根搭底。

(张瑞卿云)这被儿你问他怎的?(正旦云)哥哥,这被儿原是我的来。(张瑞卿云)是便是,你认的我么?(正旦云)我不认的你。(张瑞卿云)则我便是张瑞卿!(正旦云)则被你杀我也!枉叫了你这三日哥哥!(张瑞卿云)我还你十日姐姐。我关上这门,我与你陪话咱。(饮酒科)(正旦云)张瑞卿,我今日与你相会,兀的不欢喜杀我也!(刘员外上,云)今日三日了,我到李家问亲事咱。可怎生关着这门?我蹅开门来,好也!你两个做的好勾当!这个是我的老婆!(张瑞卿云)这个是我的老婆!(刘员外云)倒是你的老婆?你冒认亲兄,强赖人妻,我和你见官去来!(同下)(李府尹引张千上)(诗云)三年待罪汉西京,重许衣冠返洛城。寄语待臣休望幸,早伸冤气到长平。老夫李彦实,被左司家奏劾不实,已远远的贬窜去了。着老夫仍为河南府尹,敕赐势剑金牌,一应贪官污吏,准许先斩后闻。如今来到洛阳地面。张千,是甚么人吵闹?与我拿将过来!(张千云)理会的!拿过来!(跪科)(刘员外云)老爷可怜见,与小人做主咱。(李府尹云)兀的不是我女孩儿玉英?(正旦云)兀的不是我父亲?(李府尹云)你怎生在这里?(正旦云)父亲你去时问刘员外借了十个银子,本利该二十个银子,无的还他,他强逼我为妻。父亲与我做主咱!(李府尹云)这个是谁?(正旦云)父亲去家之后,您孩儿自许了亲事,与他为妻。(张瑞卿云)小官是张瑞卿,新除本处县尹。(刘员外云)好也,你两个官官相为,我死也。(李府尹云)有这等事?张千,取大棒子过来,将刘员外先责四十,再送有司问罪。(张千打科)(正旦唱)

【锦上花】这厮倚恃钱财,虚张声势。硬保强媒,把咱凌逼。重则鞭笞,轻则骂詈。难道河有澄清,人无得意。

【幺篇】当时曾受亏,今日也还席。大小荆条,先决四十。再发有司,从公拟罪。钱呵通神,法难纵你。(李府尹云)张瑞卿和老夫同到宅中。今日是个吉日良辰,与女孩儿永远为夫妻。一面杀羊造酒,做个庆喜的筵席。(做到宅,张瑞卿同正旦拜成礼科)(正旦唱)

【清江引】想人生百年能有几,要博个开颜日。父子共团圆,夫妇重和会,这便是出寻常天大的喜。(李府尹诗云)贼徒唬吓结良缘,号令沉枷在市廛。欠钱索债虽常事,倚富欺贫岂有天?新婚今朝为令尹,老夫依旧得生旋。杀羊造酒排筵宴,夫荣妻贵喜团圆。

题目金阊客解品凤凰萧

正名玉清庵错送鸳鸯被

【越调】天净沙_咏秃笠儿深

元代王和卿

咏秃

笠儿深掩过双肩,头巾牢抹到眉边,款款的把笠檐儿试掀。连荒道一句:君子人不见头面!

清明呈馆中诸公

元代高启

新烟着柳禁垣斜,杏酪分香俗共夸。
白下有山皆绕郭,清明无客不思家。
卞侯墓下迷芳草,卢女门前映落花。
喜得故人同待诏,拟沽春酒醉京华。

折桂令·客窗清明

元代乔吉

风风雨雨梨花,窄索帘栊,巧小窗纱。甚情绪灯前,客怀枕畔,心事天涯。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蓦见人家,杨柳分烟,扶上檐牙。

鹤冲天·清明天气

宋代杜安世

清明天气。永日愁如醉。台榭绿阴浓。薰风细。燕子巢方就,盆池小,新荷蔽。恰是逍遥际。单夹衣裳,半栊软玉肌体。
石榴美艳,一撮红绡比。窗外数修篁,寒相倚。有个关心处,难相见、空凝睇。行坐深闺里。懒更妆梳,自知新来憔悴。

瑞龙吟·德清清明竞渡

宋代吴文英

大溪面。遥望绣羽冲烟,锦梭飞练。桃花三十六陂,鲛宫睡起,娇雷乍转。
去如箭。催趁戏旗游鼓,素澜雪溅。东风冷湿蛟腥,澹阴送昼。轻霏弄晚。
洲上青苹生处,斗春不管,怀沙人远。残日半开一川,花影零乱。山屏醉缬,连棹东西岸。阑干倒、千红妆靥,铅香不断。傍暝疏帘卷。翠涟皱净,笙歌未散。簪柳门归懒。犹自有、玉龙黄昏吹怨。重云暗阁,春霖一片。

点绛唇·时霎清明

宋代吴文英

时霎清明,载花不过西园路。嫩阴绿树。正是春留处。
燕子重来,往事东流去。征衫贮。旧寒一缕。泪湿风帘絮。

木兰花慢·拆桐花烂熳

宋代柳永

拆桐花烂熳,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出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旁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清明日独酌

宋代王禹偁

一郡官闲唯副使,一年冷节是清明。
春来春去何时尽,闲恨闲愁触处生。
漆燕黄鹂夸舌健,柳花榆荚斗身轻。
脱衣换得商山酒,笑把离骚独自倾。

朝中措·清明时节

宋代张炎

清明时节雨声哗。潮拥渡头沙。翻被梨花冷看,人生苦恋天涯。
燕帘莺户,云窗雾阁,酒醒啼鸦。折得一枝杨柳,归来插向谁家。

清明日狸渡道中

宋代范成大

洒洒沾巾雨,披披侧帽风。花燃山色里,柳卧水声中。
石马立当道,纸鸢鸣半空。墦间人散後,乌鸟正西东。

采桑子·清明上巳西湖好

宋代欧阳修

清明上巳西湖好,满目繁华。争道谁家。绿柳朱轮走钿车。
游人日暮相将去,醒醉喧哗。路转堤斜。直到城头总是花。

苏堤清明即事

宋代吴惟信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渡江云三犯·西湖清明

宋代吴文英

羞红颦浅恨,晚风未落,片绣点重茵。旧堤分燕尾,桂棹轻鸥,宝勒倚残云。千丝怨碧,渐路入、仙坞迷津。肠漫回,隔花时见,背面楚腰身。
逡巡。题门惆怅,堕履牵萦,数幽期难准。还始觉、留情缘眼,宽带因春。明朝事与孤烟冷,做满湖、风雨愁人。山黛暝,尘波澹绿无痕。

清明日对酒

宋代高翥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郊行即事

宋代程颢

芳原绿野恣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围。
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
莫辞盏酒十分劝,只恐风花一片飞。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

三台·清明应制

宋代万俟咏

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内苑春、不禁过青门,御沟涨、潜通南浦。东风静、细柳垂金缕。望凤阙、非烟非雾。好时代、朝野多欢,遍九陌、太平箫鼓。
乍莺儿百啭断续,燕子飞来飞去。近绿水、台榭映秋千,斗草聚、双双游女。饧香更、酒冷踏青路。会暗识、夭桃朱户。向晚骤、宝马雕鞍,醉襟惹、乱花飞絮。
正轻寒轻暖漏永,半阴半晴云暮。禁火天、已是试新妆,岁华到、三分佳处。清明看、汉宫传蜡炬。散翠烟、飞入槐府。敛兵卫、阊阖门开,住传宣、又还休务。

鹊踏枝·六曲阑干偎碧树

五代冯延巳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