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不限

阮郎归·吴门寄家书

清代项鸿祚

阖闾城下漏声残,别愁千万端。
蜀笺书字报平安,烛花和泪弹。
无一语,只加餐,病时须自宽。
早梅庭院夜深寒,月中休倚阑。

菩萨蛮·端午日咏盆中菊

清代顾太清

薰风殿阁樱桃节,碧纱窗下沈檀爇。小扇引微凉,悠悠夏日长。
野人知趣甚,不向炎凉问。老圃好栽培,菊花五月开。

摸鱼儿·午日雨眺

清代纳兰性德

涨痕添、半篙柔绿,蒲梢荇叶无数。台榭空蒙烟柳暗,白鸟衔鱼欲舞。红桥路,正一派、画船萧鼓中流住。呕哑柔橹,又早拂新荷,沿堤忽转,冲破翠钱雨。
蒹葭渚,不减潇湘深处。霏霏漠漠如雾,滴成一片鲛人泪,也似汨罗投赋。愁难谱,只彩线、香菰脉脉成千古。伤心莫语,记那日旗亭,水嬉散尽,中酒阻风去。

谒岳鄂王墓

明代周诗

将军埋骨处,过客式英风。
北伐生前烈,南枝死后忠。
山河戎马异,涕泪古今同。
凄断封丘草,苍苍落照中。

题王舜耕画

明代朱成泳

翠壁丹厓淡夕曛,往来麋鹿自成群。
仙家住在空青外,只隔桃花一片云。

秋日泛舟至山园兼过法院次林若抚韵二首

明代邹迪光

广圃深潴壑,骈房曲贮山。
堤长留竹捍,牖每惜花关。
日暗厖先睡,林昏鹤便还。
名流真尔辈,杖履欲追攀。

乐静诗

明代朱瞻基

暮色动前轩,重城欲闭门。
残霞收赤气,新月破黄昏。
已觉乾坤静,都无市井喧。
阴阳有恒理,斯与达人论。

午日观竞渡

明代边贡

共骇群龙水上游,不知原是木兰舟。
云旗猎猎翻青汉,雷鼓嘈嘈殷碧流。
屈子冤魂终古在,楚乡遗俗至今留。
江亭暇日堪高会,醉讽离骚不解愁。

午日处州禁竞渡

明代汤显祖

独写菖蒲竹叶杯,蓬城芳草踏初回。
情知不向瓯江死,舟楫何劳吊屈来。

【越调】天净沙 探梅

元代徐再思

昨朝深雪前村,今宵淡月黄昏,春到南枝几分?水香冰晕,唤回逋老诗魂。 吕侯席上
  素波笑浅流花,轻衫舞争飘霞,席上司空鬓华。酒阑歌罢,不知春在谁家? 别高宰
  青山远远天台,白云隐隐萧台,回首江南倦客。西湖诗债,梅花等我归来。 春情
  双双翠舞珠歌,卿卿酒病花魔,为问风流玉娥。海棠开过,牡丹消息如何? 渔父
  忘形雨笠烟蓑,知心牧唱樵歌,明月清风共我。闲人三个,从他今古消磨。 秋江夜泊
  斜阳万点昏鸦,西风两岸芦花,船系浔阳酒家。多情司马,青衫梦里琵琶。 题情
  多才惹得多愁,多情便有多忧,不重不轻证候。甘心消受,谁教你会风流?

杂剧·摩利支飞刀对箭

元代未知作者

第一折

(冲末徐懋功领卒子上,云)少年锦带挂吴钩,铁马西风塞草秋。全凭匣中三尺剑,坐中往往觅封侯。老夫姓徐,双名世勣,祖居曹州离狐县人也。自立大唐以来,颇有章句,以功名而取富贵。今谢圣人可怜,加某为英公军师之职。今有海东一十六国,与俺大唐年年进贡,岁岁来臣。闻知高丽国不顺俺大唐,新收一员上将,姓盖名苏文,官封大将摩利支,领十万雄兵,在鸭绿江白额坡前,将各处进贡,都邀截了。又下将战书来。单搦掩大唐名将,与他交锋。夜来圣人作一梦,梦见与摩利支交战,忽然见一白袍小将,跨骑白马,手持天画杆戟,一阵杀退摩利支。天子问白袍小将那里人氏,姓甚名谁,白袍小将言曰:我家住在虹霓三刀。天子洒然惊觉,可是南柯一梦。圣人着老夫圆此一梦。老夫想来,这虹霓者是绛也,三刀者是州也。这个应梦将军,必然出在绛州龙门镇。奉圣人的命,就出黄榜,招擢勇好汉。着张士贵先去绛州龙门镇,招擢义军去了,许多时不见回还。今亲身直至绛州,催趱义军,走一遭去。张士贵休避辛勤,出黄榜晓谕多人。普天下招擢好汉,必然有应梦将军。(下)(孛老儿同卜儿、旦儿上)(孛老儿云)急急光阴似水流,等闲白了少年头。月过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万事休。老汉绛州龙门镇大黄庄人氏,姓薛,是薛大伯。嫡亲的四口儿家属,婆婆王氏,媳妇是柳迎春。孩儿薛驴哥,不肯做庄农的生活,每日家则是刺枪弄棒,舞剑轮叉。我说起来,他母亲护在头里。薛驴哥那里去了也?(旦儿云)薛驴哥不知那里去了也。(孛老儿云)媳妇儿,不问那里,寻将薛驴哥来。(卜儿云)媳妇儿,依着你公公,不问那里寻将他来。(旦儿云)理会的。下次小的每,前街后巷,不问那里,寻将薛驴哥来,说他父亲寻他哩。(正末上,云)自家绛州龙门镇大黄庄人氏,姓薛,名仁贵,嫡亲的四口儿家属,一双父母年高。我自小学成十八般武艺,无有不拈,无有不会。俺父亲、母亲,每日则着我使牛耕种。薛仁贵也,几时是我那发达的时节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万里青霄,四方明照,行仁道。俺父亲他则着我耕种锄刨,似恁的几时上凌烟阁?

【混江龙】我如今五陵年少,不能够夺旗扯鼓显英豪,恰便似天边老雁,更和那云外孤鹤。我不能够边塞上统军居帅府,丹墀内束带立于朝,我干受了半生苦志,十载劬劳。姜太公渭河边垂钓,伍员在丹阳县吹箫。待进来眼前有八荒荆棘,待退来脑后有万丈波涛。我如今修不成活计,垒不就窝巢。每日家苦淹淹守定这座大黄庄,空着我便眼巴巴盼不到长安道。我不能够奋青云雕鹗,我倒不如那傲夏日鹪鹩!(云)薛仁贵也,几时是你那发达的时节也呵!(唱)

【油葫芦】空着我每夜思量计万条,闲遥遥的何日了?看别人卧重裀食列鼎喜任消,一会家我运不行似吃着迷魂药,一会家我志不成似吃着无心草。圣人道:贫不忧,富不骄。我这里怨天公安排得我便无着落,困蛰龙久隐在草团瓢。

【天下乐】几时能够宫殿风微燕雀高?我这里便量也波度,不由我心内焦,则我那上天梯若还寻觅着。龙能够致雨风,虎能够奋牙爪,将我这严生志须应了。

(见旦儿科,云)大嫂做甚么?父亲寻我来不曾?(旦儿云)薛驴哥,你在那里来?父亲、母亲寻你哩,你过去见父亲去。(正末云)我见父亲去。(做见孛老儿科)(孛老儿云)薛驴哥,你来了也!(正末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孛老儿云)你那里去来?(正末云)我使牛去来。(孛老儿云)你看他着言语支对我。你使牛去来,耕了多少田地?(正末云)我耕了二亩田地。(孛老儿云)好也,你去了一日,则耕了二亩田地。媳妇儿,将棒子来,我打这厮!(正末唱)

【那吒令】我这里见父亲,烦烦恼恼;(卜儿云)老的,休打孩儿,且饶过这一遭者。(正末唱)母亲那里劝着,俺父亲他忄敝忄敝噪噪;(旦儿云)哎约!这个父亲,今日也说打,明日也说打,不付能寻将来,父亲可又不打他。(正末云)噤声!(唱)他那里嘴不剌的,他也聒聒噪噪!(孛老儿云)我说着他,他倒寻媳妇儿的不是。孩儿也,你也似不的那闵子贤,曾参孝。(正末唱)我似不的那闵子般贤,我学不的曾参般孝,和你一个鼓瞍把我闲瞧。

(孛老儿云)黄桑棍拷折你腰!近不的你,我告到宫中,着你坐下牢底来!(正末唱)

【鹊踏枝】动不动黄桑棒拷折腰,是不是坐囚牢。我可甚恭俭温良,你可甚善与人交?(孛老儿云)你不做庄农生活,每日则是刺枪弄棒,你怎么能够长进?(正末唱)有一日长全我这六梢,(孛老儿云)你可待往那里去?(正末唱)我可敢飞腾过万里青霄。(孛老儿云)俺庄农人家,欲要富,土里做;欲要牢,土里刨。你说你会武艺,你就在这草堂上敷演一遍,我试看者。(正末云)我在这草堂上敷演一遍,父亲、母亲,你试看者。(唱)

【寄生草】我若是临军阵,恶战讨。遮莫他扑碌碌队伍在这杀场上闹,乱纷纷土雨在空中落,慢腾腾杀气头直上罩。遮莫便骨刺刺杂彩绣旗摇,遮莫便扑冬冬画鼓征鼙噪!

(孛老儿云)孩儿也,俺则做庄农的好也。(正末云)父亲,如今绛州龙门镇,贴起黄榜,招安义勇好汉。您孩儿要投义军去,不知父亲、母亲意下如何?(孛老儿云)孩儿也,想着俺两口儿,眼睛一对,臂膊一双,则看着你哩。你去了呵,可着谁人养活俺也?好也不要你去,歹也不要你去。(卜儿云)老的也,俺两口儿偌大年纪也,则看着孩儿一个,休着孩儿去。(正末唱)

【后庭花】休将你这歹孩儿留恋着,枉把我这功名来耽误了。(孛老儿云)你这一去,凭着你甚么武艺那?(正末唱)凭着我这四海五湖量,(孛老见云)孩儿也,则做庄农罢。(正末唱)我怎肯深村里穷到老?(孛老儿云)两阵之间,你怎生与他拒敌?(正末唱)你看我便显英豪,听您这歹孩儿言道,马头前若撞着,仗英雄显荣耀!(卜儿云)孩儿也,便好道父母在堂,不可远游也。(正末唱)见母亲留恋着,老家尊心内焦。(孛老儿云)好共歹不要你去。(正末云)父亲,您孩儿若不去呵,(唱)

【青哥儿】休阿!枉惹的乡人、乡人耻笑,(云)父亲,您孩儿尽忠,不能尽孝也。(唱)我报不的哀哀父母劬劳,(孛老儿云)孩儿也,你伴着那沙三、伴哥、王留,饮酒耍子,可不好?(正末唱)我可甚么人伴贤良智转高。(孛老儿云)你听的谁说来?(正末唱)则听的绛州人道,黄榜上名标。我将这义军来投了,骨刺刺摆开旗号。二马相交,王吉玎的箭对了飞刀。轻舒猿猱,磕答的扌昝住征袍,滴溜扑摔下鞍鞒,将背唐朝高丽一只手扌昝住头梢,把那厮扌蚩扌蚩的拖来到。(孛老儿云)孩儿也,便好道心去意难留,留下结冤仇。去则去,得官不得官,你则早些儿回来,休着老汉忧心也。(正末云)则今日好日辰,辞别了父亲、母亲,便索长行也。(卜儿云)孩儿也,你这一去,得官不得官,则要你早些儿回来,休着我忧心也。(正末云)大嫂,你在家中,好生看觑一双父母。我若为了官呵,你便是夫人县君也。(旦儿云)住、住、住!薛仁贵,父亲在上,依着妾身说呵,可以待时守分,耕种为活,堪可度日,侍奉一双父母,不强似名利奔波?你坚心要去,我未知你的主意如何也?(正末唱)

【尾声】我则要身到凤凰池,有心待标写在凌烟阁。与敌兵相持战讨,下寨安营边塞遥。我胸中虎略龙韬,看杀气阵云高,荡征尘土雨潇潇,则我这马到处贼兵都退了。(孛老儿云)你这一去,凭着你些什么手策也?(正末唱)倚仗我拨天关手爪,凭着我这撼乾坤勇跃,舍着我这一腔鲜血立唐朝!(下)(孛老儿云)孩儿去了也。这一去,他必然为官也。老汉无甚事,回我那家中去也。眼观旌捷旗,耳听好消息。(同下)


第二折

(净扮张士贵领卒子上,云)自小从来为军健,四大神州都走遍。当日个将军和我奈相持,不曾打话就征战。我使的是方天画杆戟,那厮使的是双刀剑。两个不曾交过马,把我左臂厢砍了一大片。着我慌忙下的马,荷包里取出针和线。我使双线缝个住,上的马去又征战。那厮使的是大杆刀,我使的是雀画弓带过雕翎箭。两个不曾交过马,把我右臂厢砍了一大片。被我慌忙下的马,荷包里取出针和线。着我双线缝个住,上的马去又征战。那厮使的是簸箕大小开山斧,我可轮的是双刃剑。我两个不曾交过马,把我连人带马劈两半。着我慌忙跳下马,我荷包里又取出针和线。着我双线缝个住,上的马去又征战。那里战到数个合,把我浑身上下都缝遍。那个将军不喝彩,那个把我不谈羡。说我厮杀全不济,嗨!道我使的一把儿好针线。某乃张士贵是也。海外有一十六国,惟待平奠高丽国。高丽国他不强,手下新收一员上将,姓盖名苏文,官封大将摩利支,脊背上有五口飞刀,三口得用,百步之外,能取上将之首级。统领数万人马,在于鸭绿江白额坡前安营下寨,将天下各处的进贡,尽皆邀截了。又下将战书来,单搦俺大唐名将出马,与他拒敌。某奉圣人的命,着某与军师徐懋功,在这绛州龙门镇贴起黄榜,招安义军好汉。今日三日光景也,并无那投军的好汉。小校门首觑者,但有军情事,报复我知道。(卒子云)理会的。挂起黄榜,看有甚么人来。(正末上,云)自家薛仁贵的便是。自从离了家中,来到这绛州也。你看那做买做卖的,是好热闹的城池也呵!薛仁贵,几时是你那发达的时节也呵?(唱)

【正宫】【端正好】看别人云滚滚省台登,看别人云滚滚省台登,几时能够闹穰穰公侯做。则他那谒朱门缘木求鱼,则这书中自有他这黄金屋,将我久困在红尘路。

【滚绣球】每日家听钟声山寺里斋,赶宿头古庙里居,有那等财主每,听笙簧则在那画堂深处,如今那有学的酩子里韫椟藏诸。我看了这今世图,这时务,杠了我交语,赤紧的满眼卫不辨贤愚。存的我这胸中三卷黄公略,我愁甚么架上三封天子书,恰便似饿虎当途。

(云)兀那里一簇人闹,敢是那黄榜?我分开这人丛,揭了这黄榜者。小校报复去,道有一庄农,在于门首。(卒子云)甚么人揭了黄榜?你则在这里,我报复去。(报科,云)喏,报的元帅得知,有一庄家农夫,揭了黄榜也。(张士贵云)庄家他不去使牛去,来我这里有甚么勾当?着他过来。(卒子云)着过去。(正末见科,云)喏,大人,小人黄榜在身,不能施礼。(张士贵云)这厮倒一条好汉。前头看着,恰似望后仰着;后头看着,恰似望前合着。好汉,狗背驴腰的,哦,是虎背熊腰。两条臂膊,恰似栏杆;两个拳头,恰似石鼓;两条腿恰似井桩;一个肚皮,恰似簸箕;脑袋恰似栲栳,脖子恰似一条麻线。兀那厮,你那里乡贯?姓甚名谁?对我说一遍,我试听者。(正末云)听小人慢慢的说一遍者。(唱)

【快活三】小人在龙门镇是我祖居,(张士贵云)你可在那里居住?(正末唱)大黄庄有我的家属。(张士贵云)你从小里习学甚么武艺来?(正末唱)自小里习文演武用工夫。(张士贵云)你可来俺这元帅府做什么?(正末唱)特地来夺富贵争名目。

(张士贵云)你开的弓,蹬的弩么?(正末唱)

【朝天子】遮莫待开弓也那蹬弩,(张士贵云)你敢扬威耀武么?(正末唱)扬威也那耀武。(张士贵云)你敢阵面上相持去么?(正末唱)我情愿阵面上相持去,(张士贵云)我就用你在我军阵中,做个小卒,你意下如何?(正末唱)但能够军阵里做一个小卒,(张士贵云)我着你合后当先,你敢去么?(正末唱)遮莫便合后等当先去,(张士贵云)兀那厮,你是军健汉,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你敢去么?(正末唱)遮莫待遇水叠桥,逢山开路,(张士贵云)你敢施威、敢射虎么?(正末唱)我可便敢施威、敢射虎。(张士贵云)就用了这厮。(正末唱)大人若是用度、用度了这勇夫,我马到处写满了您那功劳簿。

(张士贵云)这厮说大言。你马到处写满了功劳簿,瞒不过众人。我做了三十年总管,那功劳薄上,怕有我一个字儿?兀那厮,你不知道,说那摩利支,身凛凛,貌堂堂,恰便似烟薰的子路,墨洒就的金刚。横里一丈,竖里一丈,剔留秃鲁,不知甚么模样。看了你这么黄甘甘,骨岩岩,一掿两头无剩,则怕你近不过那摩利支。他也小觑你也。(正末唱)

【四边静】摩利支将咱欺负,阵面上不剌剌的马到处。他飞刀起难遮护,我箭发似流星般去。若见那个匹夫,轻舒我这虎躯。(云)到来日三枝箭,对了他那三口飞刀。不刺刺甲马当先,揪住袍,扌昝住带,滴溜扑摔在尘埃。(唱)我格支支撧折了那厮腰脊骨!(张士贵云)这厮说大话,格支支撧折他腰脊骨。你长把摩利支腰脊骨撧折了便好.你厮杀的眼花了,你把我揉采住,撧折了我的腰脊骨,可怎么了?兀那厮,你说了这半日,你可姓甚么?(正末云)小人姓薛。(张士贵云)薛甚么?(正末云)名仁贵。(张士贵云)这厮无礼也。可不道入城问税,入衙问讳?我是总管张士贵,你是薛仁贵。你又贵,我又贵,这贱的着谁卖?这厮误犯大官讳字。(正末云)大人,与小人改个名字。(张士贵云)这厮也说的是。我替你改薛写谢薛。(卒子云)百忙里切宇。(张士贵云)改做楔子儿。(卒子云)不好。(张士贵云)不好?改做雪里梅。(卒子云)不好。(张士贵云)看了你这等个模样,好、好、好,就唤做穷雪里。(正末云)谢了大人。(张士贵云)兀那厮,十八般武艺,甚么打头?(正末云)弓箭打头。(张士贵云)你拽的硬弓么?(正末云)拽的硬弓。(张士贵云)拿一石米的弓来与他拽。(卒子云)理会的。一石米的硬弓。(张士贵云)你拽。(正末云)这弓软,不中使。(张士贵云)再换那五石米的弓来与他拽。(卒子云)五石米的硬弓在此。(张士贵云)与他拽。(正末云)这弓又软,不中使。(张士贵云)讨那两石米气力的弓来与他拽。(卒子云)两石米的弓在此。(张士贵云)与他拽。(正末云)这弓软,不中使。(张士贵云)拿那镇库铜胎铁靶宝雕弓来着他拽。(卒子云)那里取去?(张士贵云)东库里寻去。(卒子云)东库里无有。(张士贵云)西库旦寻去。(卒子云)西库里无有。(张士贵云)去家里讨。(卒子云)家里无有。说元帅随身带着哩。(张士贵云)说我随身带出来了,可在那里?等我想。哦,我想起来了,原来可在我这头库里。着他拽。(正末云)大人,这个便是那镇库铜胎铁靶宝雕弓?大人要几个满?(张士贵云)这厮说大口。这一张弓,是日南交趾国进将来的。圣人赐与了我,着我拿到家中,绑在梁上,我浑家大小八十口人,打着千斤望下坠,也不曾坠的这弓开一些儿。你说道你拽三个满。休说道是三个满,你则拽的开一些儿,我也就用了你。(正末云)一个满,两个满,三个满。呀!拽折了这张弓也。(张士贵云)好汉!好汉!两轮日月,六合乾坤,也不曾见这么好汉,把这席篾儿拽做两截。你常在这里,拽折了弓,也罢了。上阵处拿将来的弓,你都拽折了,不误了我大事?这厮做的
个损弓折箭,这厮气力大。小校,推出辕门外,杀坏了者!(正末云)着谁人救我也呵。(徐懋功上,云)老夫徐懋功是也。今因张士贵,在这绛州招安义军,许多时也,着老夫催趱义军去。我来到帅府门首也。一簇人围着一个庄家后生。兀那小的,你得何罪犯,帅要杀坏你?若说的是呵,我与你做主。(正末唱)

【齐天乐】当街里马头来拦住,听小人从头细说当初。(徐懋功云)你那里人氏?姓甚名谁?(正末唱)小人是农夫,大黄庄有我的家属。来时节欢娱,到的这龙门镇揭黄榜过去。正犯着大人名讳,他道是不用俺这村夫。磕答的弓拽折,急恼的元帅怒,他道我该斩该徒。

(徐懋功云)既然这等,正是英雄好汉,元帅怎生道要杀坏了你那?(正末唱)

【红衫儿】军兵牢拿住,绑在长街去,好教我气长吁,气长吁,仰面嚎啕哭。大人也,薛仁贵委实的衔冤负屈。

(徐懋功云)刀斧手且留人者。我见元帅,自有个主意。令人报复去,道有军师下马也。(卒子云)喏。军师下马也。(张士贵云)道有请。(卒子云)有请。(见科)(张士贵云)军师鞍马上劳神也。(徐懋功云)元帅,招义军不易也。(张士贵云)请坐,看茶来吃。(徐懋功云)元帅招了多少英雄好汉?(张士贵云)军师,自你去后三日,并无一个蝇蠓狗蚤,来投义军的。(徐懋功云)你道不曾有一个,小校,着那庄家后生过来。(正末见科,云)喏。(徐懋功云)元帅,你道无一个,这小的得何罪犯,你要杀坏了他?(张士贵云)军师,说起他的罪过来,大似狗蚤。他走将来,看着我也不施礼,他说马到处写满功劳簿。瞒不过你,我做了三十年总管,功劳簿上,怕有我一个字儿?这个也罢了。他又要撧折了摩利支的腰脊骨。老子,他常把摩利支腰脊骨撧折了,便好;杀的他眼花了,把我拿住,撧折腰脊骨,我残疾一世儿。这个也罢。我说你拽的弓么?拿将来的弓嫌软,与他那镇库铜胎铁靶宝雕弓,着他拽。你说这厮无礼么,他把一根席篾儿,撧做两断。则为他损弓折箭,气力忒大,因此上拿出去杀坏了。(徐懋功云)这个正是好汉。元帅,未曾与摩利支交锋,先杀一个军士,做的个于军不利。老夫不敢自专,乞元帅尊鉴不错。(卒子慌报云)喏,摩利支索战。(徐懋功云)元帅,摩利支索战,他若敢跟的元帅破摩利支去,赢了将功折过,输了二罪俱罚。元帅意下如何也?(张士贵云)既是这等,看着军师面皮,饶了那厮者!(徐懋功云)兀那薛仁贵,你敢跟的元帅,破摩利支去么?(正末云)我敢去,我敢去。(徐懋功云)你用甚么衣甲头盔,枪刀器械?(正末云)我用白袍白甲素银盔,丈二方天画杆戟,跨下骑一匹白马,要一张硬弓,我自有七枝连珠箭。(徐懋功云)元来正是天子应梦的将军。说与军正司,便关与他衣甲头盔、枪刀器械。薛仁贵,你小心在意者。你若得了胜,自有加官赐赏。(张士贵云)便领与他衣甲,跟将我厮杀去。(正末云)大人放心也。(唱)

【尾声】愿吾皇慑夷狄,降边国,千千年九五飞龙齐天福。愿吾皇永坐着宗庙旧,家邦老,万万载百二山河壮帝居。到来日看排兵,列士卒;荡征尘,腾土雨,旱路上亡,水面上浮;成不的功,变不的虎。我直杀的他呐不的喊,摇不的旗,放心也,我着他便擂不的鼓!(下)

(张士贵云)军师,你紧守营寨,我与摩利支交战,走一遭去。大小三军,听吾将令。三通鼓罢,拔寨起营。到来日忙擂破鼓,急筛歪锣,聚豆腐军一万,奶奶军八千,人人英雄,吃饭处拚命当前;个个猥慵,都在帐房里打盹。俺这里大旗头,小旗头,偏能吃饭;放下箸,撇下碗,肚里又饥;张瘸子,李瘸子,忙轮粗拐;常秃厮,王秃厮,头似盐梅;宋长官,刘长官,偷人家猫狗;小贾儿,小魏儿,抢人家肥鸡。到晚夕下寨安营,到来日看俺相持。俺见他来,唬的俺一齐落马,唬的俺丢了箭,撇了甲,掉了头盔。他那里雄赳赳,气昂昂,个个都是好汉。我领着些无鼻子,少耳朵,驼着腰,瘸着腿,都是些鹰嘴刺梨。(卒子随下)(徐懋功云)元帅领白袍小将,与摩利支相持厮杀去了。老夫不敢久停久住,回圣人话,走一遭去。奉命亲差岂自由,兴师遣将统戈矛。海东名将休夸勇,应梦英雄出绛州。(下)

楔子

(摩利支骑马儿引卒子上,云)昨夜西风透锦袍,将军呵手拈弓鞘。休言个载寒窗苦,不比征夫半日劳。某乃大汉高丽国人氏,姓盖名苏文,官封摩利支。凡为将者,要知天文,晓地理,观气色,辨风云。某文通三略法,武解六韬书。三略者,一曰天略,二曰地略,三日人略;六韬者,一文韬,二武韬,三龙韬,四虎韬,五豹韬,六犬韬。此乃是黄公三略法,吕望六韬书。俺军中有七要,是那七要?一要仁,二要信,三要赏,四要罚,五要谋,六要勇,七要变。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排白虎得胜辕门,列黄幡豹尾帐下。锦衣者,肩担着赤羽旌幢;清秀儿郎,手持着吴钩越戟。阵前列五运转光旗,帐下搠顺天八卦盖。五运转光旗者,有虎鸦旗,日月旗,龙凤旗,得胜旗,转光旗;八卦盖者,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俺这里军不斩不齐,将不严不整。令字旗催促先锋,帅字旗为军中眼。豹纛旗开,犯令者不论亲疏;得胜旗摇,收军望封官赐赏。军随印转直正,罪若当刑先言定。在朝休误天子宣,莫违阃外将军令。现在海东有一十六国,与大唐年年进奉,累岁称臣。惟有俺高丽,不顺大唐。某脊背上有五口飞刀,三口得用;百步之外,能取上将首级。久镇在鸭绿江白额坡前,将各处进奉,都邀截了。下将战书去,单搦大唐名出马。听知总管张士贵,领兵前来,要与某拒敌。量他到的那里,某则今日点就三军,张士贵相持,走一遭去。大小三军,听吾将令:到来日甲马不得驰骤,全鼓不得乱鸣,不许交头接耳,不得语笑喧呼,但违令必当斩首。到来日都要擐甲与披袍。兵士列枪刀。风卷龙蛇影,杂彩绣旗摇。南山射猛虎,北海斩长蛟。逢山须开道,遇水要叠桥。人人施勇猛,个个显英豪。一个个头顶金盔腕悬鞭,驱兵领将数十员。拿住总管张士贵,放心血溅东南半壁天。(下)(净张士贵领卒子骑马儿上,云)某乃总管张士贵是也,如今与摩利支交战去。大小三军,摆开势。尘土起处,摩利支这早晚敢待来也。(摩利支骑马儿上,云)某乃摩利支是也。大小三军,摆开阵势。那壁厢尘土起处,来者何人?(张士贵云)你来者何人?(摩利支云)某乃大将摩利支,是你爹爹!(张上贵应云)哎,风大不听见。(三科)(摩利支云)你是何人?(张士贵云)某乃管张士贵,是你的孙子哩。(卒子云)你怎么道与他做孙子?(张士贵云)我怎么道是孙子?如今交马处,无三合,无两合,则一合拿将我过去。他拿起刀来,恰待要杀,罢,饶了你,他是我的孙子哩。(卒子云)也杀了。(摩利支云)量你到的那里!与我操鼓来。(做交马科)(张士贵云)我也近
不的他,我与你走了罢。走、走、走!(下)(摩利支云)这厮输了也。量你走的到那里!我不问那里,赶将去。(正末骑马儿上,云)大小三军,摆开阵势者。来者何人?(摩利支云)你来者何人?(正末云)某乃大唐大将薛仁贵是也。你敢相持么?(摩利支云)薛仁贵,有张士贵被我败了,量你到的那里。与我操鼓来!(正末唱)

【仙吕】【赏花时】那厮便耀武扬威说大言,怎敢今番夺众权?(摩利支云)我飞刀起!(正末云)箭对了!(摩利支云)飞刀起!(正末云)箭对了!(摩利支云)飞刀起!(正末云)箭对了!(摩利支云)五口飞刀,对了我三口,留着两口防身。不中,我也近不的他,拨回马,我与你走、走、走!(下)(正末唱)他那里飞刀起,我这里箭离弦。杀的他身躯倒偃,我见他拨回马走当先。

【幺篇】你可甚为看青山懒赠鞭,看的俺唐十宰公卿如芥藓。遮莫他变做神鬼化做飞仙?(云)待走往那里去?(唱)离不了天涯和那海边!(云)众军校跟我去来。(唱)我与你直赶到他这个焰魔天!(下)


第三折

(高丽将上,云)显耀英才天地中,冲冲志气展长虹。夷狄之国多雄壮,赳赳威名镇海东。某乃高丽大将是也。俺国有一十六国,与大唐年年进奉,累岁称臣。惟有俺高丽国,不顺大唐。可是为何?某手下有一员上将,姓盖名苏文,官封摩利支,脊背上有五口飞刀,三口得用,百步之外,能取上将首级,久镇在鸭绿江白额坡前。某听的大唐家病了秦琼,贬了敬德,兵微将寡。我差人下将战书去了,单搦大唐名将出马,与俺摩利支交战,未知输赢胜败。使的个报喜探子去了也。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未扮探子上,云)一场好厮杀也呵!(唱)

【越调】【斗鹌鹑】走的我汗似汤浇,浑身上水洗。恰离了乱撺军营,急煎煎盼不到元帅府里。两只脚飞腾,一声儿踹起。苦亡家,倾败国,恶战敌。人着箭踉跄身歪,马中枪惊急里脚失。

【紫花儿序】焰腾腾火烧了寨栅,浪滔滔水淹了营垒,不剌剌马踏碎丁城池。英雄虎将,世上无敌,难及。一个个擐甲披袍那气势,耀武扬威,擂鼓筛锣,呐喊摇旗!

(见科,云)报、报、报,喏!(高丽将云)好探子也。他从那阵面上来,我则见喜色旺气。一张弓弯秋月,两枝箭插寒星。三尺剑挂小貂裘,四方报急问探子.五花营内,来往有似撺梭。六队军卒,上下有如交颈。七尺躯肩担着令字旗,戴一顶八角红缨桶子帽。久久等待你许多时,实实的细说你那军情事。探子,你喘息定,慢慢的说一遍。(正末唱)

【寨儿令】鼓震的山岳摧,喊一声鬼神悲,荡征尘翻滚滚火门辉。领雄兵迎敌,厮杀相持,(云)出马来,出马来!(唱)则听的高叫一声似春雷。(高丽将云)这壁厢是俺摩利支出马。好将军也,顶盔擐甲,挂剑悬鞭,弯弓插箭。张士贵见了俺摩利支,可是怕也不怕?探子,你喘息定,慢慢的再说一遍。(正末唱)

【幺篇】垓心里耀武扬威,阵面上扯鼓夺旗。摩利支冠簪着金獬豸,甲挂着锦唐猊,坐下马浑一似赤狻猊。

(高丽将云)俺摩利支,戴一顶描星辰晃日月笼海兽玲珑三叉枣瓤紫金冠,披一副遮的刀迎的箭黄金打柳叶砌成的龟背唐猊铠,穿一领晃日月耀人目猩猩血染西川十样无缝锦征袍,跨下骑一匹两耳尖四蹄轻胸膛阔尾巴细日行千里胭脂马,轮一口兽吞头蘸金钅纂冷飕飕逼人寒百斤合扇大杆刀。张士贵输了也。(正末云)有一白袍小将出马,好将军也。马骑西海雪麟儿,人若天王玉戟枝。高叫摩利支休得走,今日个白袍将等待许多时!(高丽将云)你可慢慢的再说一遍。(正末云)大唐家一员白袍小将出马,好将军也。(唱)

【鬼三台】他又不曾言名讳,不使甚别兵器,他使一条方天画杆戟,身穿着白袍白甲,头戴着素银盔,猛见了恰便似西方神了世。这一个合扇刀望着脑盖上劈,那一个方天戟不离子软胁里刺。这一个恨不的扌蚩扌蚩的扯碎了黄幡,那一个恨不的支支的顿断豹尾。(高丽将云)一个白龙马荡散征尘,一个胭脂马冲开杀气。白袍将四缝盔倒展双缨,摩利支三叉冠斜飘雉尾。摩利支掿定犀角靶,白袍将搭上紫金鈚。(正末云)摩利支见刀不中,和、和、和,连撇起三口飞刀;白袍将见箭不中,着、着、着,连射三枝神箭。刀中仁贵唐朝失,箭射番兵辽国休。连撇刀不中唐朝白额虎,则一箭射退辽锦毛彪。(高丽将云)你可慢慢的说一遍。(正末唱)

【秃厮儿】两员将各施武艺,两员将比并高低。他两个棋逢对手难摘离,两员将费心机,好跷蹊。

【圣药王】摩利支命运低,那将军分福催,则他这英雄虎将世间稀。这一个飕飕的刀去劈,那一个着着的箭发疾,王吉玎珰相对在半空里,足律律进一万道家火光飞。

(高丽将云)摩利支输了也,白袍小将赢了也。天命有感用机谋,展土开疆立帝都。辽兵正中连珠箭,圣明天子百灵扶。探子无甚事,自回营中去。(正末唱)

【尾声】高丽家休占那中原地,年年进金珠宝贝。十万里锦绣江山,愿陛下永坐定蟠龙元金椅!(下)(高丽将云)摩利支输了也,白袍小将赢了也。俺收拾方物,与大唐进奉,走一遭去。饶你深山共深处,到头都属帝王家。(下)


第四折

(徐懋功领卒子上,云)老夫徐懋功是也。今有总管张士贵,领白餐小将,与摩利支相持厮杀去了。听知的张士贵大败亏输,若不是薛仁贵兰住海口,三箭定了天山,怎能够杀退辽兵?圣人已知,将他父母家属,取赴京师,赐宅居住。老夫在此帅府,安排筵宴,犒劳三军,就要加官赐赏。令人请他父母去了,怎生不见来?令人门首觑者,若来时,报复我知道。(卒子云)理会的。(净张士贵上,云)某乃张士贵是也。昨日吃那摩利支杀的我大败亏输,早是我的马快走,争些儿着他拿将去了。我便走了,听的人说,薛仁贵三箭定了天山,杀退了摩利支。又无人知道,则说是我的功劳,谁敢说我什么?我见了圣人,则说是我的功劳,谁敢与我对话?必然又加官赐赏。小校报复去,道有张士贵来了。(卒子云)理会的。(报科,云)喏,张士贵来了也。(徐懋功云)着他过来。(卒子云)着过去。(做见科)(张士贵云)军师恕罪,剑甲在身,不能施礼也。(徐懋功云)张士贵,你征摩利支如何?(张士贵云)我赢了也。我把摩利支杀的他片甲不归。口咬杀高丽大将,屁绷杀摩利支,都是我的功劳。将酒来,与我抬手吃三钟。军师,你就加了官,我家里吃酒儿去也。(徐懋功云)噤声!小校与我拿下张士贵者!你刬的还戏说哩。你被摩利支杀的大败亏输,若不是薛仁贵当住海口,怎能够杀退辽兵?三箭定了天山,圣人已知也。这功劳都是薛仁贵,你赖他的功劳,本合该斩首,饶你项上一刀,则今日打为庶民,永不叙用。叉出辕门去!(张士贵云)罢了,今番赖不成这功了。打为百姓,也罢,作庄农去也。苫庄三顷地,伏手一张锄。倒能够吃浑酒肥草鸡儿,不快活?我是张士贵,苫庄三顷地。一顿三碗饭,吃的饱了炕上睡。(下)(徐懋功云)令人,与我请将薛仁贵的父母来者。(卒子云)理会的。(做唤科)(孛老儿同卜儿、旦儿上)(孛老儿云)老汉薛大伯的便是。自从薛驴哥投义军去了,音信皆无。今有大人,取俺三口儿到京师,见大人去来。可早来到也。令人报复去,道有薛仁贵父母在于门首。(卒子云)理会的。(报科,云)有薛仁贵父母在于门首。(徐懋功云)道有请。(卒子云)有请。(做见科)(孛老儿云)大人,呼唤俺三口儿有何事?(徐懋功云)你是薛仁贵一双父母?可都老了也。你且在那班部丛中有者。(孛老儿云)老汉理会的。(徐懋功云)令人,与我请将薛仁贵来者。(卒子云)理会的。(正末上,云)某薛仁贵是也。谁想有今日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则我这布衣改换襕新,谁想我拨天关一声雷震。青霄飞凤鸟,黄阁上画麒麟。(云)当初若依着我父亲呵,(唱)守着他那水馆深村,尚兀自捱不出那贫困。

(云)可早来到也。小校报复去,道有薛仁贵来了也。(卒子云)理会的。(报科,云)薛仁贵来了也。(徐懋功云)道有请。(卒子云)有请。(做见科)(正末云)军师,呼唤薛仁贵有何事也?(徐懋功云)薛仁贵望阙跪者,听圣人的命:为你杀退辽兵,多有功劳,加你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谢了恩者。(正末云)大人可怜见,小人不敢受这宫职。(徐懋功云)圣人与你封官赐赏,你因何不受?(正末云)大人,薛仁贵家中,有一双父母,年纪高大,无人侍养,因此上不敢受这官职。(徐懋功云)此人忠孝双全。薛仁贵,兀那班部丛中,有两口儿老的,你试看去者。(正末做看科)(唱)

【甜水令】我在这班部丛中,秉笏披袍,抽身忙褪,我这里独步出辕门。(孛老儿云)一个大人来了也。(正末唱)我则见他便老弱虺羸,腰屈头低,霜髯雪鬓,(孛老儿云)兀的唬杀老汉也。(正末云)兀的不是我父亲母亲也!(唱)年迈个也堂上双亲。(孛老儿云)媳妇儿,扶着你母亲靠后些。(正末云)休道俺父母不老。(唱)

【折桂令】和我那赛杨香憔悴了精神,(孛老儿云)大人,你是谁?(正末云)父亲、母亲,你认的你孩儿薛驴哥么?(孛老儿云)谁是薛驴哥?(正末)则您孩儿,便是薛驴哥。(孛老儿云)孩儿,你做了官也?兀的不欢喜杀老汉也。(正末唱)我这里便展脚舒腰,安乐者波堂上双亲?(卜儿云)大人请起。兀的不唬杀老身也。(正末唱)我如今状貌堂堂,威风赳赳,志气凌云。(孛老儿云)孩儿也,你如今得了个甚么官也?(正末唱)我如今下马为朝中宰臣,上马为阃外将军。(孛老儿云)孩儿,你多受了些辛苦也。(正末唱)我受了些热血相喷,万苦干辛,恰便似翻滚滚的雪浪里逃生,您儿今日个便跳过龙门。

(徐懋功云)您一家儿望阙跪者,听圣人的命:为你多有功劳,忠孝双全,加你父亲为老评事之职,赐金千两,香酒百瓶,玉柱杖一条,谢了恩者。(孛老儿云)感谢圣恩。孩儿也,大人的命,升我为老评事,赐金千两,香酒百瓶,玉柱杖一条。兀的不欢喜杀我也。(正末唱)

【乔牌儿】酩子里添笑忻,十载受劳困。老来也又得官一品,(云)父亲,您孩儿不道来?(孛老儿云)你道甚么来?(正末唱)你儿道是改家门有定准。(孛老儿云)孩儿也,大人赏我黄金千两,香酒百瓶,玉柱杖一条,喜欢杀老汉也。(正末唱)

【挂玉钩】索强如段段田苗,可便接远村;(孛老儿云)这个原来是玉柱杖。(正末云)这玉柱杖,(唱)索强似您打麒麟的黄桑棍,(孛老儿云)又与俺香酒百瓶也。(正末云)父亲,您休吃了,留者。(孛老儿云)留者做甚么?(正末唱)咱可索答荷天公雨露恩。(孛老儿云)孩儿也,休题旧话。(正末唱)我将这勇烈施逞尽。(孛老儿云)我老汉老了也,拂绰了土满身,梳掠起白髭鬓。这的是一日为官,强似千载为民也。(正末唱)拂绰了土满身,梳掠起白髭鬓。这的是一日为官,索强如千载为民。

(徐懋功云)您一家儿望阙跪者,听圣人的命:薛仁贵,则为你多有功勋,如今加你为征东兵马大元帅,金吾上将军。你父月支三品俸,你母为太平郡夫人,你妻为贤德夫人。您听者:统干戈扫荡征尘,秉忠心建立功勋。方天戟寰中罕有,连珠箭世上绝伦。平高丽重安社稷,保华夷再整乾坤。加你为征东司马,镇偏邦征虏将军。薛大伯赐金千两,望金銮拜谢皇恩。

题目薛仁责跨海征东

正名摩利支飞刀对箭

【正宫】端正好_俺便似画图

元代邓玉宾

俺便似画图中,帏屏上,云游遍林影湖光。闲中气味三千丈,抵多少归去来
的陶元亮。
  【滚绣球】想这皇帝王,至秦始皇,霸图相尚。前后两汉兴亡,魏许昌,晋
建康,六朝隋炀,闹纷纷五代残唐。看这名标青史人千古,只是睡足黄粱梦一场,
兀的回首斜阳。
  【倘秀才】将着两裹儿三神二黄,几卷儿丹经药方,草履藤冠布懒长。棕毛
扇,鹿皮囊,拖一条落藜拄杖。
  【呆骨朵】常随着莺儿燕子闲游荡,春风柳絮颠狂。问甚木碗椰瓢,村醪桂
香。乘兴随缘化,好酒无深巷。醉归天地窄,高歌不问腔。
  【伴读书】谁羡他登金马上玉堂,碧油幕莲花帐。白鹿坡前元戎将,五更鼓
角声悲壮。比及到凌烟阁上功臣像,经了些阔剑长枪。
  【笑和尚】不如俺悠、悠、悠,一溪云竹笋香,厌、厌、厌,三月火桃花浪,
纷、纷、纷,千顷雪松花放。拾、拾、拾,瑶草芳,采、采、采,灵芝旺,来、
来、来,长生药都无恙。
  【叨叨令】更有这风鬟雾鬓毛女飘飘样,春花秋草獐鹿呆呆痴痴相。青
天白日藤葛笼笼葱葱障,朝云暮雨山水崎崎岖岖当。好乐陶陶也么哥,笑欣欣也
么哥,兀的是俺信白田茅舍境界里的优优游游况。
  【朝元七煞】养的这西山白虎精神爽,东海青龙不可当。一气初生,两爻复
后。四象相关,三姓中央。西南月偃,一笑是吾乡。
  【二】甲庚会处真无妄,戊巳门开迸电光。金鼎烹铅,玉炉抽汞,媒合是黄
婆。匹配在丹房。向那朝元路上,巡甲子玩阴阳。
  【三】稳乘着三更月底鸾声往,高驭着万里风头鹤背霜。五岳十洲,洞天福
地。方丈蓬莱,箫鼓笙簧。动着俺这仙人家的乐音,朝玉阙拜虚皇。
  【四】兀的天门日射黄金榜,紫府烟笼白玉墙。有五凤朱楼,九龙丹陛。玉
磬金钟,鼓奏鸡唱。天一和太一,分七政布魁罡。
  【五】静鞭三下如雷响,阶下时直报日光。左有青龙,右分白虎。后委玄冥,
朱雀在南方,凤凰池上,依八卦摆班行。
  【六】三十六天贤圣分着君长,二十八宿星辰列着队仗。更有七十二座诸天,
二十四位官福。五岳灵祗,四海龙王。天蓬黑煞,持斧铖镇在阶傍。
  【七】旌幢旗帜金仪仗,剑戟冠缨玉佩。却更日暖风微,云舒霞散。玉女
金童,侍立成双。珠帘半卷,通明殿幌金光。
  【收尾】九天帝敕从中降,云冕齐低玉简长。铭心听,敢窥仰。转诏罢,复
两相。有刑罚,有恩赏。承天符,散四方。与仙班,怎比量?戴金冠,衣鹤氅。
宴佳宾,饮玉浆。造化论,劫运讲。归来时袖满天香,又把这西王母蟠桃会上访。

小重山·端午

元代舒頔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
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已酉端午

元代贝琼

风雨端阳生晦冥,汨罗无处吊英灵。
海榴花发应相笑,无酒渊明亦独醒。

端午遍游诸寺得禅字

宋代苏轼

肩舆任所适,遇胜辄留连。
焚香引幽步,酌茗开静筵。
微雨止还作,小窗幽更妍。
盆山不见日,草木自苍然。
忽登最高塔,眼界穷大千。
卞峰照城郭,震泽浮云天。
深沉既可喜,旷荡亦所便。
幽寻未云毕,墟落生晚烟。
归来记所历,耿耿清不眠。
道人亦未寝,孤灯同夜禅。

澡兰香·淮安重午

宋代吴文英

盘丝系腕,巧篆垂簪,玉隐绀纱睡觉。银瓶露井,彩箑云窗,往事少年依约。为当时曾写榴裙,伤心红绡褪萼。黍梦光阴,渐老汀洲烟蒻。
莫唱江南古调,怨抑难招,楚江沉魄。薰风燕乳,暗雨梅黄,午镜澡兰帘幕。念秦楼也拟人归,应剪菖蒲自酌。但怅望、一缕新蟾,随人天角。

贺新郎·端午

宋代刘克庄

深院榴花吐。画帘开、束衣纨扇,午风清暑。儿女纷纷夸结束,新样钗符艾虎。早已有、游人观渡。老大逢场慵作戏,任陌头、年少争旗鼓。溪雨急,浪花舞。
灵均标致高如许。忆生平、既纫兰佩,更怀椒醑。谁信骚魂千载后,波底垂涎角黍。又说是、蛟馋龙怒。把似而今醒到了,料当年、醉死差无苦。聊一笑,吊千古。

南乡子·端午

宋代李之仪

小雨湿黄昏。重午佳辰独掩门。巢燕引雏浑去尽,销魂。空向梁间觅宿痕。
客舍宛如村。好事无人载一樽。唯有莺声知此恨,殷勤。恰似当时枕上闻。

南歌子·游赏

宋代苏轼

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游人都上十三楼。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
菰黍连昌歜,琼彝倒玉舟。谁家水调唱歌头。声绕碧山飞去、晚云留。

临江仙·高咏楚词酬午日

宋代陈与义

高咏楚词酬午日,天涯节序匆匆。榴花不似舞裙红。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
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

减字木兰花·竞渡

宋代黄裳

红旗高举,飞出深深杨柳渚。鼓击春雷,直破烟波远远回。
欢声震地,惊退万人争战气。金碧楼西,衔得锦标第一归。

乙卯重五诗

宋代陆游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
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
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
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

渔家傲·五月榴花妖艳烘

宋代欧阳修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鹂时一弄。犹瞢忪。等闲惊破纱窗梦。

浣溪沙·端午

宋代苏轼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端午三首

宋代赵蕃

谩说投诗赠汨罗,身今且乐奈渠何。
尝闻求福木居士,试向艾人成祝呵。

忠言不用竟沉死,留得文章星斗罗。
何意更觞昌歜酒,为君击节一长歌。

年年端午风兼雨,似为屈原陈昔冤。
我欲于谁论许事,舍南舍北鹁鸠喧。

 61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