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下注首页

梦游秦宫

唐代沈亚之

君王多感放东归,从此秦宫不复期。
春景似伤秦丧主,落花如雨泪胭脂。

沈亚之

沈亚之(781—832),字下贤,汉族,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工诗善文,唐代文学家。沈亚之初至长安,曾投韩愈门下,与李贺结交,与杜牧、张祜、徐凝等友善。举不第,贺为歌以送归。元和十年(公元八一五年)第进士。泾原李汇辟掌书记,后入朝为秘书省正字。大和初,柏耆为德州行营诸军计会使,召授判官。耆贬官,亚之亦贬南康尉。后于郢州掾任内去世。沈亚之兼长诗、文、传奇,曾游韩愈门下,以文才为时人所重,李贺赠诗称为“吴兴才人”

猜您喜欢

越鸟

唐代郑谷

背霜南雁不到处,倚棹北人初听时。
梅雨满江春草歇,一声声在荔枝枝。
  

劝酒(以下见《文苑英华》)

唐代白居易

昨与美人对尊酒,朱颜如花腰似柳。今与美人倾一杯,
秋风飒飒头上来。年光似水向东去,两鬓不禁白日催。
东邻起楼高百尺,璇题照日光相射。珠翠无非二八人,
盘筵何啻三千客。邻家儒者方下帷,夜诵古书朝忍饥。
身年三十未入仕,仰望东邻安可期。一朝逸翮乘风势,
金榜高张登上第。春闱未了冬登科,九万抟风谁与继。
不逾十稔居台衡,门前车马纷纵横。人人仰望在何处,
造化笔头云雨生。东邻高楼色未改,主人云亡息犹在。
金玉车马一不存,朱门更有何人待。墙垣反锁长安春,
楼台渐渐属西邻。松篁薄暮亦栖鸟,桃李无情还笑人。
忆昔东邻宅初构,云甍彩栋皆非旧。玳瑁筵前翡翠栖,
芙蓉池上鸳鸯斗。日往月来凡几秋,一衰一盛何悠悠。
但教帝里笙歌在,池上年年醉五侯。
  

辋川集·北垞

唐代王维

北垞湖水北,杂树映朱阑。逶迤南川水,明灭青林端。
  

览镜喜老

唐代白居易

今朝览明镜,须鬓尽成丝。行年六十四,安得不衰羸。
亲属惜我老,相顾兴叹咨。而我独微笑,此意何人知。
笑罢仍命酒,掩镜捋白髭。尔辈且安坐,从容听我词。
生若不足恋,老亦何足悲。生若苟可恋,老即生多时。
不老即须夭,不夭即须衰。晚衰胜早夭,此理决不疑。
古人亦有言,浮生七十稀。我今欠六岁,多幸或庶几。
倘得及此限,何羡荣启期。当喜不当叹,更倾酒一卮。
  

自大散以往深林密竹磴道盘曲四五十里至黄牛岭见黄花川

唐代王维

危径几万转,数里将三休。
回环见徒侣,隐映隔林丘。
飒飒松上雨,潺潺石中流。
静言深溪里,长啸高山头。
望见南山阳,白露霭悠悠。
青皋丽已净,绿树郁如浮。
曾是厌蒙密,旷然销人忧。

写景  抒情